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敦煌学
  • 西方历史
  • 近现代史
  • □ 同类热点 □
  • 蒋介石在1949年10月1日
  • “七君子事件”真相
  • 八路军、新四军战斗序列
  • 抗战时期的国民党战场各战区序列表
  • 艳谍川岛芳子处决照片
  • 中国1948:背后的故事
  • 林彪三兄弟的不同历史结局
  • 毛泽东之前的五位中共总书记(组图)
  • 孙中山反对五色旗作民国国旗 力争青天白日旗
  • 重说五四故事
  • 蒋介石身边的红色女谍
  • 中华民国疆域沿革录(三)
  • 中华民国疆域沿革录(六)
  • “南唐北陆” 20世纪初中国最著名的交际花(1)
  • 中华民国疆域沿革录(五)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历史专题 >> 近现代史
    1971年联合国“中国代表权”之争:美国惨败(6)

    发布时间: 2008/7/9 10:20:4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冷战研究网
    文字 〖 〗 )

    10月3日,尼克松又安慰罗杰斯说,台湾之失木已成舟,不必萦怀,“我们的努力已经给别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个人都希望访华能够成行”。不过后来尼克松确实指示基辛格在外多停留一天再返回华盛顿,避过联大刚刚投票完的风头。10月6日,美国CESAM新闻报道说,“基辛格的北京之行很可能破坏美国在联合国两个中国的政策,因为那些原本担心中国内部动荡而不愿因为支持北京而驱逐台湾的各国代表们会以此认为北京毕竟没有那么坏”。在联大,盛行着这样的传闻:怀疑中美之间是否就代表权问题达成了某种协议,而美方也未全力争取⑧。罗杰斯报告说,许多国家现在看到美国都在谋求与中国关系正常化,而害怕自己落后,因而很想改善它们自己同北京的关系,而不愿支持美国的提案。

    台北要求尼克松发表正式声明表明美国努力维护台湾席位的立场,尼克松没有答应。但是,在联大表决前,尼克松突然对保留台湾在联大的席位抱有一丝希望。10月17日,尼克松看到了“重要问题”案预测的投票结果,发现一些他原以为会支持美国的国家居然出现在反对名单中,于是急忙打电话给已经到达夏威夷的基辛格,想确认一下最后自己亲自出马拉票的必要性。然而基辛格并没有表示积极的支持。于是,尼克松又不得不把电话打到了国务卿的官邸。罗杰斯建议,让白宫新闻发言人齐格勒(RonZiegler)表示美国总统支持国务卿和布什代表所做的一切努力等等,但总统本人不应主动亲自表态。尼克松表示同意,并进而感慨道:“现在,在我看来,投票结果几乎接近到我们可以赢的程度,因为如果你看这些选票,它就不该是反对我们的”。于是两人商量着以总统名义给意大利大使和阿根廷总统捎口信,让副总统安格纽在访问希腊期间做希腊的工作。尼克松在最后一刻又试图挽救台湾的席位。他甚至在表决前还打电话给布什说“我们要赢!我们要赢!”

    美国国务院也动用了它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来拉取选票。罗杰斯给51个国家的外交部长写了私人信件,并在纽约与至少68国外长或代表团长进行了会谈。布什同样也使出浑身解数尽力拉取选票,但此时他们已无力回天。布什仍旧希望美国能以微弱优势取胜,即使一两票,但他也估计有可能会最终失败。

    联合国中国代表权的辩论持续了一周。基辛格曾经怀疑罗杰斯故意推动联大提前表决,以把最终的失败归咎于他的北京之行。其实恰恰相反,罗杰斯和布什曾尝试把表决推迟到10月26日,以期能游说更多的支持,但最终失败了。10月25日,首先变相“重要问题”案如愿以61票赞成对53票反对(15票弃权)赢得了优先表决权;但随后交付表决时,以55票赞成、59票反对、15票弃权的4票微弱的差距而败北。后来据美国国务院分析,至少5个国家在最后一刻改变了它们原先的立场。布什设计的几个后备措施都没有成功。台湾代表赶在“阿尔巴尼亚”案表决结果宣布之前,声明退出联合国。随后,“阿尔巴尼亚”案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较大优势获得通过,成为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而“双重代表权”案未经表决而成为废案。美国政府要保住台湾席位的政策失败了,并最终丧失了对联合国中国代表权问题的主导权。

    尼克松政府时期外交决策的一大特色,就是基辛格代替了国务卿成为了总统对外政策的首要顾问,在联合国中国代表权问题上也不例外。尼克松从以往的经验出发,并不信任国务院机构,而要把外交决策权收回白宫;他相当重视外交,并且自己积累了丰富的外交经验。尼克松和基辛格在外交政策上一拍即合,他们共同塑造两个重要的“理念”,即权力的有限性和多极化本质,其本质在于,美国应采取战略收缩,并维持世界均势。这些“理念”成为了尼克松政府对外政策的指导方针,美国的对华政策尤其如此,一方面要限制对台义务,另一方面又要打开中国大门。这两方面在联合国中国代表权问题上生动地显现了出来。

    在联合国中国政策上,美国之所以没能在1971年保住台北的席位,主要是因为尼克松和基辛格急于改善对华关系,而对台北在联合国的席位进行了战略放弃,再加上两人崇尚秘密外交,造成与负责该问题的主要机构———国务院之间严重的信息断层,同时又有种种战术失误,最终难免一败。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在本质上是一个迟到了20多年的对现实的承认。中国共产党其时已经稳定地统治了中国大陆22年,以如此广袤的土地和众多的人口被排斥在联合国以外是不现实的,承认现实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当台北声称它是全中国的首都时,“双重代表权”方案本身都变得黯然失色而毫不可信了。

    编辑:汀滢

    71周年纪念:日本记者镜头中的七七事变(1)
    1971年联合国“中国代表权”之争:美国惨败(5)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