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旧唐书  

 
  本纪第一
本纪第二
本纪第三
本纪第四
本纪第五
本纪第六
本纪第七
本纪第八
本纪第九
本纪第十
本纪第十一
本纪第十二
本纪第十三
本纪第十四
本纪第十五
本纪第十六
本纪第十七上
本纪第十七下
本纪第十八上
本纪第十八下
本纪第十九上
本纪第十九下
本纪第二十上
本纪第二十下
志第一
志第二
志第三
志第四
志第五
志第六
志第七
志第八
志第九
志第十
志第十一
志第十二
志第十三
志第十四
志第十五
志第十六
志第十七
志第十八
志第十八
志第十九
志第二十
志第二十一
志第二十一
志第二十一
志第二十二
志第二十三
志第二十四
志第二十五
志第二十六
志第二十七
志第二十七
志第二十八
志第二十九
志第三十
列传第一
列传第二
列传第三
列传第四
列传第五
列传第六
列传第七
列传第八
列传第九
列传第十
列传第十一
列传第十二
列传第十三
列传第十四
列传第十五
列传第十六
列传第十七
列传第十八
列传第十九
列传第二十
列传第二十一
列传第二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列传第二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列传第二十六
列传第二十七
列传第二十八
列传第二十九
列传第三十
列传第三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列传第三十三
列传第三十四
列传第三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列传第三十七
列传第三十八
列传第三十九
列传第四十
列传第四十一
列传第四十二
列传第四十三
列传第四十四
列传四十五
列伟第四十六
列传第四十七
列传第四十八
列传第四十九
列传第五十
列传第五十一
列传第五十二
列传第五十三
列传第五十四
列传第五十五
列传第五十六
列传第五十七
列传第五十八
列传第五十九
列传第六十
列传第六十一
列传第六十二
列传第六十三
列传第六十四
列传第六十五
列传第六十六
列传第六十七
列传第六十八
列传第六十九
列传第七十
列传第七十一
列传第七十二
列传第七十三
列传第七十四
列传第七十五
列传第七十六
列传第七十七
列传第七十八
列传第七十九
列传第八十
列传第八十一
列传第八十二
列传第八十三
列传八十四
列传第八十五
列传第八十六
列传第八十七
列传第八十八
列传第八十九
列传第九十
列传第九十一
列传第九十二
列传第九十三
列传第九十四
列传第九十五
列传第九十六
列传第九十七
列传第九十八
列传第九十九
列传第一百
列传第一百一
列传第一百二
列传第一百三
列传第一百四
列传第一百五
列传第一百六
列传第一百七
列传第一百八
列传第一百九
列传卷第一百一十
列传第一百一十一
列传第一百一十二
列传第一百一十三
列传第一百一十四
列传第一百一十五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列传第一百一十九
列传第一百二十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列传第一百二十二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一百二十四
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列传第一百二十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列传第一百二十八
列传第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一百三十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列传第一百三十八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
列传第一百四十三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列传第一百五十
列传第一百五十
附 录
 
 
列传第九十三
发布时间:2005/10/9   被阅览数:3320 次
(文字 〖 〗)
 

          

李怀仙 硃滔 刘怦 程日华 李全略

李怀仙,柳城胡人也。世事契丹,降将,守营州。禄山之叛,怀仙以裨将从陷河洛。安庆绪败,又事史思明。善骑射,有智数。朝义时,伪授为燕京留守、范阳尹。宝应元年,元帅雍王统回纥诸兵收复东都,朝义渡河北走,乃令副元帅仆固怀恩率兵追之。时群凶瓦解,国威方振,贼党闻怀恩至,望风纳款。朝义以余孽数千奔范阳,怀仙诱而擒之,斩首来献。属怀恩私欲树党以固兵权,乃保荐怀仙可用。代宗复授幽州大都督府长史、检校侍中、幽州卢龙等军节度使,与贼将薛嵩、田承嗣、张忠志等分河朔而帅之。既而怀恩叛逆,西蕃入寇,朝廷多故,怀仙等四将各招合遗孽,治兵缮邑;部下各数万劲兵,文武将吏,擅自署置;贡赋不入于朝廷,虽称籓臣,实非王臣也。朝廷初集,姑务怀安,以是不能制。怀仙大历三年为其麾下兵马使硃希彩所杀。

希彩自称留后。恆州节度使张忠志以怀仙世旧,无辜覆族,遣将率众讨之;为希彩所败。朝廷不获已,宥之。以河南副元帅、黄门侍郎、同平章事王缙为幽州节度使,授希彩御史中丞,充幽州节度副使,权知军州事,诏缙赴镇。希彩闻缙之来,搜选卒伍,大陈戎备以逆之。缙晏然建旌节,而希彩迎谒甚恭。缙知终不可制,劳军旬日而还。寻加希彩御史大夫,充幽州节度留后。十二月,加希彩幽州大都督府长史、幽州卢龙军节度使。五年,封高密郡王。既得位,暴横自恣,无礼于朝廷。七年,孔目官李瑗因人之怒,伺隙斩之,军人立其兵马使硃泚为留后。泚自有传。

硃滔,贼泚之弟也。平州刺史硃希彩为幽州节度,以滔同姓,甚爱之,常令将腹心亲兵。及泚为节度使,遂使滔将劲兵三千赴京师,请率先诸军备塞。自禄山反后,山东范阳,外虽示顺,实皆倔强不庭。泚首效臣节,代宗喜甚,命滔勒兵东入长安通化门,西出开远门,出师劳还;未有兵还王城者,今而许之,盖示优异。召滔对于三殿,代宗临轩劳问。既而曰:“卿材孰与泚多?”滔曰:“各有长短。统御士众,方略明辨,臣不及泚;臣年二十八,获谒龙颜,泚长臣五岁,未朝凤阙,此不及臣。”代宗愈喜。

大历九年,泚朝觐,因乞留西征吐蕃。以滔试殿中监,权知幽州卢龙节度留后、兼御史大夫。及田承嗣反,与李宝臣、李正己等解磁州围。建中二年,宝臣死,其子惟岳谋袭父位。滔与成德军节度张孝忠征之,大破惟岳于束鹿。滔命偏师守束鹿,进围深州。惟岳乃统万余众及田悦援兵围束鹿。惟岳将王武俊以骑三千方陈横进。滔绘帛为狻猊象,使猛士百人蒙之,鼓噪奋驰,贼为惊乱,随击,大破之,惟岳焚营而遁。以功加检校司徒,为幽州卢龙军节度使,以德、棣二州隶焉。朝廷以康日知为深赵二州团练使,王武俊为恆冀二州团练使。滔怒失深州,武俊怒失宝臣故地,滔构武俊同己反。马燧围田悦于魏州,悦告急,滔与武俊遂连兵救悦,败李怀光于惬山。三年十一月,滔僭称大冀王,伪署百官,与李纳、田悦、王武俊并称王,南结李希烈。兴元初,田悦、王武俊以硃泚据京师,滔兵强盛,首尾相应,田悦常谓武俊曰:“硃滔心险,不可堤防。”遂相率归顺。

泚既僭号,立滔为皇太弟,仍令以重赂招诱回纥,南攻魏、贝,即西入关。兴元元年正月,滔驱率燕、蓟之众及回纥杂虏,号五万,次南河,攻围贝州。三月,田绪杀田悦,魏州乱。滔令大将马实分兵逼魏州,营于王莽河。德宗在山南,虑二凶兵合,遣使授王武俊平章事,令与李抱真叶力击滔。四月,恆、潞两军次泾城北,行营相距十里;抱真自率二百骑径入武俊军,面申盟约,结为兄弟。五月四日,进军距贝州三十里而军。翌日,滔令大将马实、卢南史引回纥、契丹来挑战,武俊遣骑将赵珍提精骑三百当之,抱真将王虔休掎角待之。武俊与其子士清自当回纥、契丹部落。两军既合,鼓噪震地,回纥恃捷,穿武俊阵而过。武俊乘骑勒马不动,俟回纥引退,因而薄之,回纥势不能止。武俊父子纵马急击,获回纥三百骑。滔阵乱,东走,两边追斩,俘馘数万计。遇夜,夹滔垒而军。是夜,滔以残众千人奔德州,委弃戈甲山积。滔至瀛州,杀骑将蔡雄、扬布。以其前锋先败,又杀阴阳人尹少伯,以其言举兵必胜故也。

六月,李晟收京城,硃泚、姚令言死。滔还幽州,为武俊所攻,仅不能军,上章待罪。九月,诏曰:“硃滔累献款疏,深效恳诚,省之恻然,良用悯叹!宜委武俊、抱真开示大信,深加晓谕。若诚心益固,善迹克彰,朕当掩衅录勋,与之昭雪。”贞元元年,寻卒于位,时年四十,赠司徒。

刘怦,幽州昌平人也。父贡,尝为广边大斗军使。怦即硃滔姑之子,积军功为雄武军使,广屯田,节用,以办理称。稍迁涿州刺史。居数年,硃滔将兵讨田承嗣,奏署怦领留府事,以宽缓得众心。时李宝臣为田承嗣间说,与之通谋。承嗣又以沧州与宝臣,乃以兵劫硃滔于瓦桥关,滔脱身走,乘胜欲袭取幽州。怦设方略镇抚,宝臣不敢进,以功加御史中丞。

宝臣死,子惟岳拒朝命,德宗令滔与张孝忠同力讨之。及惟岳平,滔怨朝廷违约不与深州,含怒不已。会王武俊亦怨割地深、赵,相谋叛,欲救田悦。怦时知幽州留后事,遣人赍书谓滔曰:“司徒位崇太尉,尊居宰相,恩宠冠籓臣之右,荣遇极矣!今昌平故里,朝廷改为尉卿、司徒里,此亦大夫不朽之名也。但以忠顺自持,则事无不济。窃思近日,务大乐战,不顾成败,而家灭身屠者,安、史是也。暴乱易亡,今复何有?怦忝密亲,世荷恩遇,默而无告,是负重知。惟司徒图之,无贻后悔也!”滔虽不用其言,亦嘉其尽言,卒无疑贰。凡出征伐,必以怦总留后事。及僭称大冀王,伪署怦为右仆射、范阳留守。及泚据京邑,召滔南河,至贝州,挫败而还,兵甲尽丧。怦闻滔将至,悉蒐范阳兵甲,夹道排列二十余里,以迎滔归于府第,人皆嘉怦忠义。

贞元元年,滔卒,三军推怦权抚军府事。怦为众所服,卒有其地。朝廷因授怦幽州大都督府长史、兼御史大夫、幽州卢龙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管内营田观察、押奚契丹、经略卢龙军使。居位三月,以贞元元年九月卒,年五十九,废朝三日,赠兵部尚书,赐布帛有差。子济继为幽州节度使。

济,怦之长子。初,母难产;既产,侍者初见济是一大蛇,黑气勃勃,莫不惊走。及长,颇异常童。所居室焚,人皆惊救,济从容而出,众异之。累历本管州县牧宰。及怦为节度使,以济兼御史中丞,充行军司马。怦卒,军人习河朔旧事,请济代父为帅,朝廷姑务便安,因而从之。累加至检校兵部尚书。

贞元五年,迁左仆射,充幽州节度使。时乌桓、鲜卑数寇边,济率军击走之;深入千余里,虏获不可胜纪,东北晏然。贞元中,朝廷优容籓镇方甚,两河擅自继袭者,尤骄蹇不奉法。惟济最务恭顺,朝献相继,德宗亦以恩礼接之。寻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顺宗即位,再迁检校司徒。元和初,加兼侍中。及诏讨王承宗,诸军未进,济独率先前军击破之,生擒三百余人,斩首千余级,献逆将于阙,优诏褒之。又为诗四韵上献,以表忠愤之志。明年春,将大军次瀛州,累攻乐寿、博陆、安平等县,前后大献俘获。赏功颇厚,仍与子孙六品官者凡四人。未几,有疾,会赦承宗,录功拜兼中书令。济在镇二十余年,虽输忠款,竟不入觐。又谋杀其弟澭,澭归国为信臣。及济疾,次子总与济亲吏唐弘实通谋鸩杀济,数日,乃发丧。时年五十四,诏赠太师,废朝三日,赙礼有加,谥曰庄武。

弟源,贞元十六年八月,为检校工部尚书,兼左武卫将军。初,为涿州刺史,不受兄教令,济奏之,贬漠州参军,复不受诏。济帅师至涿州,源出兵拒之,未合而自溃。济擒源至幽州,上言请令入觐,故授官以征之。

澭,济之异母弟也。喜读书,工武艺,轻财爱士,得人死力。事硃滔,常陈逆顺之理。后怦为卢龙军节度使,病将卒,澭在父侧,即以父命召兄济自漠州至,竟得授节度使。济常感澭奉己,

澭为瀛州刺史,亦许以澭代己任;其后济乃以其子为副大使。澭既怒济,遂请以所部西捍陇塞,拔其所部兵一千五百人、男女万余口直趋京师,在道无一人犯令者。德宗宠遇,特授秦州刺史,以普润县为理所。

及顺宗传位,称太上皇,有山人罗令则诣澭言异端数百言,皆废立之事,澭立命系之。令则又云某之党多矣,约以德宗山陵时伺便而动。澭械令则送京师,杖死之。后录功,赐其额曰保义。其军蕃戎畏之,不敢为寇,常有复河湟之志,议者壮之。元和二年十二月,卒。

总,济之第二子也,性阴贼险谲。元和五年,济奉诏讨王承宗,使长子绲假为副使,领留务。时总为瀛州刺史,济署为行营都兵马使,屯军饶阳,师久无功。总潜伺其隙,与判官张、孔目官成国宝及帐内小将为谋,使诈自京至,曰:“朝廷以相公逗留不进,除副大使为节度使矣。”明日,又使人曰:“副大使旌节已到太原。”又使人走而呼曰:“旌节过代州。”举军惊恐。济惊惶愤怒,不知所为,因杀主兵大将数十人及与绲素厚者。乃追绲,以张兄皋代知留务。济自朝至日晏不食,渴索饮,总因置毒而进之。济死,绲行至涿州,总矫以父命杖杀之,总遂领军务。朝廷不知其事,因授以斧钺,累迁至检校司空。

及王承宗再拒命,总遣兵取贼武强县,遂驻军持两端,以利朝廷供馈赏赐。是时吴元济尚存,王承宗方跋扈,易定孤危,宪宗暂务姑息,加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及元济就擒,李师道枭首,王承宗忧死,田弘正入镇州,总既无党援,怀惧,每谋自安之计。初,总弑逆后,每见父兄为祟,甚惨惧,乃于官署后置数百僧,厚给衣食,令昼夜乞恩谢罪。每公退,则憩于道场,若入他室,则恟惕不敢寐。晚年恐悸尤甚,故请落发为僧,冀以脱祸,乃以判官张皋为留后。总以落发,上表归朝,穆宗授天平军节度使;既闻落发,乃赐紫,号大觉师。总行至易州界,暴卒。辍朝五日,赠太尉,择日备礼册命,赙绢布一千五百段、米粟五百石。

先是,元和初,王承宗阻兵,总父济备陈征伐之术,请身先之。及出军,累拔城邑,旋属被病,不克成功。总既继父,愿述先志,且欲尽更河朔旧风。长庆初,累疏求入觐,兼请分割所理之地,然后归朝。其意欲以幽、涿、营州为一道,请弘靖理之;瀛州、漠州为一道,请卢士玫理之;平、蓟、妫、檀为一道,请薛平理之。仍籍军中宿将尽荐于阙下,因望朝廷升奖,使幽蓟之人皆有希羡爵禄之意。及疏上,穆宗且欲速得范阳,宰臣崔植、杜元颖又不为久大经略,但欲重弘靖所授,而未能省其使局,惟瀛、漠两州许置观察使,其他郡县悉命弘靖统之。时总所荐将校,又俱在京师旅舍中,久而不问。如硃克融辈,仅至假衣丐食,日诣中书求官,不胜其困。及除弘靖,又命悉还本军。克融辈虽得复归,皆深怀觖望,其后果为叛乱。

总既以土地归国,授其弟约及男等一十一人,领郡符,加命服者五人,升朝班,佐宿卫者六人。

程日华,定州安喜人,本单名华。父元皓,事安禄山为帐下将,从陷两京,颇称勇力,史思明时为定州刺史。华少事本军,为张孝忠牙将。

初,李宝臣授恆州节度,吞削籓邻,有恆、冀、深、赵、易、定、沧、德等八州。宝臣既卒,惟岳拒朝命,以图继袭。宝臣部将张孝忠以定州归国,授成德军节度使,令与硃滔讨惟岳。及惟岳诛,朝廷以恆、冀授王武俊,深、赵授康日知,易、定、沧授张孝忠,分为三帅。时惟岳将李固烈守沧州,孝忠令华诣固烈交郡。固烈将归真定,悉取沧州府藏,累乘而还。军人怒,杀固烈,皆夺其财,相与诣华曰:“李使君贪鄙而死,军州请押牙权领。”不获已,从之。孝忠因授华知沧州事。未几,硃滔合武俊谋叛,沧、定往来艰阻,二盗遂欲取沧州,多遣人游说,又加兵攻围,华俱不听从,乘城自固。久之,录事参军李宇为华谋曰:“使君受围累年,张尚书不能致援,论功献捷,须至中山,所谓劳而无功者也。请为足下至京师,自以一州为使。”华即遣之。宇入阙,备陈华当二盗之间,疲于矢石。德宗深嘉之,拜华御史中丞、沧州刺史。复置横海军,以华为使。寻加工部尚书、御史大夫,赐名日华,仍岁给义武军粮饷数万。自是别为一使,孝忠唯有易、定二州而已。

武俊遣人说华归己,华曰:“相公欲敝邑仍旧隶恆州,且借骑二百以抗贼,俟道路通即从命。”武俊喜,即以二百骑助之。华乃留其马,遣人皆还。武俊怒其背约,又以硃滔方攻围,虑为所有而止。及武俊归国,河朔无事,日华即遣所留马还武俊,别陈珍币谢过,武俊欢然而释。贞元四年卒,赠兵部尚书。子怀直。

怀直习河朔事,父卒,自知留后事。朝廷嘉父之忠,起复授检校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升横海军为节度,以怀直为留后。又于弓高县置景州,管东光、景城二县,以为属郡。累加至检校尚书右仆射。五年,起复正授节度观察使。

怀直荒于畋猎,数日方还,不恤军政,军士不胜寒馁。其帐下将从父兄怀信因众怒闭门不内,怀直因来朝觐,贞元九年也。德宗优容之,依前检校右仆射,兼龙武统军,赐安业里甲第,妓女一人。既而怀信死,怀直子执恭知留后事,乃遣怀直归沧州。十六年卒,年四十九,废朝一日,赠扬州大都督。

执恭代袭父位,朝廷因而授之。元和六年入朝,宪宗礼遇遣之,加尚书左仆射。尝梦沧州衙门楼额悉帖“权”字,遂奏请改名权。十三年,淮西贼平,籓方惕息,权以父子世袭如三镇事例,心不自安,乃请入朝。十三年,至京师,表辞戎帅,因命华州刺史郑权代之,以靖安里私第侧狭,赐地二十亩,令广其居。寻迁检校司空、邠州刺史、邠宁节度使。十四年十一月卒,赠司徒。权兄弟子侄在朝列宿卫者三十余人。

李全略者,本姓王,名日简。为镇州小将,事王武俊。元和中,节度使王承宗没,军情不安,自拔归朝,授代州刺史。及长庆初,镇州军乱,杀田弘正;穆宗为之旰食,以日简尝为镇将,召问其计。日简遂于御前极言利害,兼愿有以自效,因授德州刺史,经略其事。明年,擢拜横海军节度使,赐姓李氏,名全略,以崇树之。未几,令子同捷入侍,兼进钱千万。逾岁,同捷归觐,乃奏请授沧州长史、知州事,兼主中军兵马;朝廷初不之许,后虑其有奇策,将副经略之旨,遂从之。及得请,全略乃阴结军士,潜为久计,外示忠顺,内畜奸谋。棣州刺史王稷善抚众,且得其心,全略忌而杀之,仍孥戮其属。凡所为事,大率类此。宝历二年四月卒。

子同捷,初为副大使,居丧,擅领留后事,仍重赂籓邻以求缵袭,朝廷知其所为,经年不问。属昭愍晏驾,文宗即位,同捷冀易世之后,稍行恩贷,即令母弟同志、同巽入朝,令掌书记崔长奉表,备达恳诚,请从朝旨。诏授同捷检校左散骑常侍、兗州刺史、兗海节度使;以天平节度使乌重胤为沧州节度以代之。诏下,同捷托以三军乞留,拒命。乃命乌重胤率郓、齐兵加讨。又诏徐帅王智兴、滑帅李听、平卢康志睦、魏博史宪诚、易定张璠、幽州李载义等四面进攻。

同捷世行奸诈,自以尝在成德军为将校,燕、赵之师,可结为城社,乃以玉帛子女赂河北三镇,以求旄钺。李载义初受朝命,坚于效顺,乃囚同捷侄及所赂玉帛妓女四十七人表献。又表朝廷加载义左仆射、王廷凑司徒,以悦其心事。廷凑本蓄狼心,欲吞横海,乃出兵于境以赴同捷。

王智兴师次棣州,诏曰:“李同捷幸袭旧勋,不思缵绪,斩麻未几,私行墨缞。毒杀忠良,扰惑部校,稽之国宪,难逭常刑。朕以顷在先朝,己稽中旨,实遵成命,未议改图。乃由留务之权,授以戎帅;拔负海之陋,置之中华,推恩含垢,斯亦至矣!而同捷益怀迷执,闭境练兵,大诟邻封,拒捍中使。遐迩愤怨,中外惊嗟,叛命既彰,大义当绝,事非获已,良用怃然。其同捷在身官爵,并宜削夺,令诸军进讨。”俄而乌重胤卒,授神策节度使李寰代重胤出师,无功召还,乃加王智兴平章事,充行营招抚使。史宪诚遣大将丌志沼与子唐帅兵二万五千攻德州。太和二年九月,智兴收棣州,因割隶淄青。时诸军在野,朝廷特置供军粮料使,日费浸多。两河诸帅每有小捷,虚张俘级,以邀赏赉,实欲困朝廷而缓贼也;缯帛征马,赐之无算。

同捷既窘,王廷凑援之不及,乃令人诱丌志沼,俾倒戈攻宪诚,许以代为魏博节度。志沼信其言而叛。宪诚告难,诏李听以诸道兵攻之。志沼败,奔于镇州。李寰赴阙,又以李祐代为横海节度。三年三月,诏谏议大夫柏耆军前慰抚。四月,李祐收德州。同捷乞降于祐,祐疑其诈;柏耆请以骑兵三百入沧州,祐从之。耆径入沧州,取同捷与其家属赴京师。其月二十六日,至德州界,谍言廷凑兵来劫篡,耆乃斩同捷首,传而献捷,百僚称贺。同捷母孙、妻崔、兒元逵等既献,诏悉宥之,配于湖南安置。

史臣曰:国家崇树籓屏,保界山河,得其人则区宇以宁,失其授则干戈勃起。若怀仙之辈,习乱河朔,志深狡蠹,忠义之谈,罔经耳目;以暴乱为事业,以专杀为雄豪,或父子弟兄,或将帅卒伍,迭相屠灭,以成风俗。斯乃王道浸微,教化不及。惜哉蒸民,陷彼虎吻!其间刘总,粗贮臣诚,然而杀父兄以图荣,落鬓发而避祸;未旋踵而暴卒他境,斯谓报应之验与!

赞曰:国法不纲,贼臣鸱张。虽曰父子,凶如虎狼。恶稔族灭,身屠地亡。蠢兹伏莽,污我彝章。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