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英云梦传  

 
  弁言
第一回 玩春光山塘遇美 寻秋色玄墓赠金
第二回 庆元宵善言滕武 进天香巧遇吴娃
第三回 访佳人空门结义 晤良友道路闻名
第四回 托记室引针寻线 得青衣寄玉传香
第五回 遣书生村儿窃帕 会契友羽士留情
第六回 赴科场江中遭祸 报恩德寨内存身
第七回 俏书生连传词藻 美英娘密订终身
第八回 王府中椿萱遭变 吴衙内恶棍强婚
第九回 再游杭绿堤松咏 复吴门西席兰篇
第十回 赴秋闱儒生登榜 进京都难女逢仙
第十一回 闻凶耗书生下第 强逼嫁寨女离山
第十二回 占春魁权奸妒事 封列侯仙丈传情
第十三回 辞月老春园计会 恳冰人绣户佳期
第十四回 香闺内花神梦兆 锦堂前桂子双生
第十五回 锦衣归顽枢劣栋 脱凡居雪凤花鸾
第十六回 登金榜双成合卺 庆齐眉各受皇恩
 
 
第十四回 香闺内花神梦兆 锦堂前桂子双生
发布时间:2006/12/30   被阅览数:1890 次
(文字 〖 〗)
 
词云:
 
林泉锦绣情多少,才子精,佳人妙。牡丹芍药齐开了,有花神琼瑶表。天锡降麟儿双巧,画堂庆歌宴风标。遣情是白云花,朝日处,家乡好。
 右调《迎春乐》
 
话说钱禄上楼来,见那女子哭得蓬头垢面,眼都肿了。绣珠见有人来,更加哭得凶些。钱禄道:“小娘子不必悲伤,小生非因风月而至,是意闲游到此。适闻小娘子悲苦之声,谅非甘情落于风尘之意,这还是你父母将汝卖在此间的,还是被人拐骗?可细剖一言,吾当拔汝水火。”绣珠初还认是诱他,后来见钱禄说话正道,就住了哭,偷眼看钱禄好象故乡音说话,谅是好人,遂低声说道:“承相公垂问,妾当直告:奴本是武林吴府中的侍婢。”又将同夫人、小姐上京被动,自己投江之由说了一遍。钱禄惊道:“原来就是吴文勋年伯家的姐姐!”绣珠见有年伯之称,心又少安,遂问道:“相公尊姓?何以认得家老爷?”钱禄道:“小生也是武林人氏,姓钱,表字春山,与你家老爷是年伯侄。我常在汝家府中出入,原来未曾见过,所以就不认得。”绣珠道:“原来是钱相公,贱婢只闻其名,也未识荆。”钱禄道:“这也罢了。只是汝因何得到此地?”绣珠道:“投江得蒙老渔救养,所拜老渔为父,只道栖身再访夫人、小姐,不期一旦祸起萧墙。是日忽见一只船来,说是王老爷同小姐衣锦还乡,船过京口,来访寻妾,说来底里投机。妾思小姐心重,一时被惑,不等渔父来就过他舟,望江都进发,那时已知落计,悔之无及,未识强盗是何人,将妾卖与院中。钱相公既同家老爷是年家,须看年家之谊,望救小婢子出水火之中,小婢子则衔恩不尽。”说罢就跪于楼板上,钱禄忙扶起道:“姐姐少待一日,等小生脱汝水人之难。”绣珠见钱禄允救他出火坑,满心欢喜。
鸨儿见客人上楼去,绣珠也不啼哭了,但听得唧唧哝哝,笑道:“我说这贱人是装腔,今日见了好老公,一般样不做声了。”钱禄遂走下楼来,鸨儿道:“相公,我这女儿可中相公之意?”钱禄道:“这女子乃与小生同乡,故在楼上讲了一会。但不知是何人卖与你们的?”龟子走来说道:“此女子是两个京口人卖与我们的。这两个人我也认得,他在京口西门开古玩店铺,他原籍也是武林,前日纸上却写的姓吴,不知可是他真姓?往上亦有鬼名鬼姓,这也难以为真。”你道龟子何以肯说真话?因绣珠不肯接客,见钱禄说是同乡,来问根由,巴不得要他赎去,就出脱了银子,好再买粉头。若是赚钱的货,请他也不说实话。钱禄听龟子讲完,竟自回到寓所,细想他二人晓得吴府根由,必然有因。又想了想道:“是了,去岁京中臧氏事败,有恶棍刁、白二人逃回南来,谅情是他二人又在此为恶,待到任之后,拿他来正法。”
却说长接衙役迎接新任太爷,访得太爷先已到府私行,众役亦回来伺候。钱禄已知船到码头,遂至舟中。少停,众属员俱来迎接。钱禄就吩咐到衙门相见,遂坐轿到了府衙。次日行香拜庙,拜了众缙绅已毕,方才放告。钱禄到任后治民有道,真正公庭无争,百姓皆安。
却说这绣珠在院中眼巴巴的望钱禄来赎身,谁知一去杳无音信,叹道:“男子汉的心肠,那里论得,不过一时高兴之谭,那还记得这等闲事。”又想道:“奴亦好痴也,他是个过客,我如何认起真来?”惟有悲哭而已。鸨儿每日来絮絮叨叨,打打骂骂的,料无出头的日子,不如一死,也落个干净身子,正在那里思无头绪,不觉就朦胧睡去,只见一轮皓月当窗,少顷,祥云缭绕,现出两个仙姬,冉冉而来,道:“姐姐休寻短见,不日有人来救你出火坑,汝后来还有好处。慎之慎之!”说罢,将绣珠一推,绣珠惊出一身冷汗,乃是南柯一梦,细想梦中之言,句句在意,道:“我不日就脱离火坑,还言后有好日,但愿依得梦中也好。”自己暗疑暗想下尽,后来绣珠所生的二女,就是梦中这二姬降生。
且说钱禄逐日未免有些公事,一日想起院中绣珠之事,道:“几乎忘怀了这桩事情,岂不被这女子说我言而无信?”即刻坐轿到陈家院来,众衙役摸头不着,遂吆吆喝喝,来到陈家院前。龟子见太爷到院中来,活不唬煞,心中怀着鬼胎。钱禄到院中坐定,叫带龟子上来,左右将龟子带到,跪在面前。钱禄道:“你就是院中当家的么?”龟子道:“小人正是。”“汝院中有多少粉头?细细报来。”这龟子抬头一看,见太爷就是日前在院中游玩的客人,心上着了些忙,连一句话也回不出了。左右喝道:“太爷问你,怎么不讲上来?”龟子歇了一会才说道:“太爷……太爷,小人……小人家只……只……只有四五个粉……粉……粉头。”钱禄道:“本府不来难为你,休得害怕,好好的讲来。你新买镇江人那个女子,原身价多少?”龟子闻言,方定了神道:“太爷若要这女子,小人不要身价。”钱禄道:“本府那里白要你的人,不过与他赎身。”遂着门人取出白银,问龟子原价多少,龟子道:“买得纹银一百二十两,如今听凭太爷。”钱禄命照数还他。龟子收去,即将小轿先抬绣珠进衙内,钱禄当下批了广捕文书,即差捕役带龟子做眼,到京口速拿拐卖女子的两个拐子。公差领命,同龟子过江去拿人。
钱禄回至私衙,绣珠拜谢道:“贱婢蒙老爷救拔之恩。虽婢子身安,未知家老爷与夫人、小姐在那里?敢问钱老爷可晓得?”钱禄道:“你家老爷与夫人、小姐俱已在京中,小姐与王年兄已结花烛。”绣珠闻言喜道:“谢天谢地!只道小姐已落强人之手,谁知原归好处!贱婢欲往京中,何由得便?”钱禄道:“汝一孤身女子,怎生去得?目今王年兄有二姬之美,谅不属意于汝。据下官论来。汝年已不小,尚未得逢爱婿,下官年交三十,尚少于嗣,意欲将汝纳爱任上,未知姐姐意下如何?”绣珠道:“王老爷在京中,又赘谁家为婿么?”钱禄遂将王云细底说了一遍。绣珠听罢,自己沉思道:“王云美有二人,纵然分爱,亦未必舒心。目今现成一个黄堂夫人,岂为轻我?”钱禄见绣珠沉吟不语,又问了绣珠,绣珠道:“蒙老爷不弃下贱,只恐有辱。但是未曾请命于王老爷与小姐,虽则侍奉老爷,他日小姐知之,责其非礼。”钱禄道:“汝为一婢女,尚知大义,可敬可敬!今送汝暂居尼庵,待下官修书至京,候王年兄示下见允,那时娶汝回衙何如?”绣珠道:“若如此,贱婢则沐恩无赧。”钱禄遂将绣珠送到尼庵去讫。
去说公差到京口,龟子已见二人在店内,指与公差,竟走进去将他二人锁了起来。白从、刁奉惊问道:“你们是那里来的公差,不问情由,擅自拿人?”公差道,“我们是扬州府太爷差来的,连我们也摸不着,现有捕批在此。”二人见捕批,是拐女事发,无言可对。公差将他店内玩器取了两担,叫人挑了上船,过江而来。次早,钱禄坐堂,公差带到二人,禀道:“犯人拿到,请老爷消牌。”钱禄叫带上来,左右将二人提上堂来跪下,钱禄一看,正是白从、刁奉,遂将怒其一拍,道:“你这两个恶棍奴才,拐骗人家女子,卖良为娼。渔舟之女可是你两个拐来卖与陈家院的么?”白从道:“青天太老爷,小的们那敢做这犯法的事?想是仇人暗害,求太老爷明镜万里。”钱禄道:“好刁奴才,你且抬起头来,认我一认!”二人抬头一看,认得是钱禄,唬得魄散魂消,只得哀求道:“小人们却没有拐人家女子,求太老爷看同乡分上,饶了小人们,愿太老爷万代公侯。”钱禄冷笑道:“好个看同乡分上!明明拐骗渔舟女子,尚要口硬。本府想你在臧氏门下狐假虎威,今日也是恶贯满盈,才犯在本府手里,也除得民间一害。”命左右:“与我拶起来!”两边役人一齐动手,他二人想来难赖,怕受大刑,只得一一招认,钱禄摸签掼下,每人四十,打得二人皮开肉绽,吩咐收监。钱禄退堂。可怜刁、白二人禁于监内,无人送饭,受尽苦楚,后来断了狱食,活活的饿死在监中。正是:
 
浩浩青天不可欺,瞒心岂少鬼神知。
苟求可惜空成计,今日无常也算迟。
 
却说王云在京为官清正,圣上甚是喜爱,屡次上回乡之本,只是不准,惟在府中同二美朝夕一觞一韵,月下花前,极享人间之胜。一日正闭在府,家人传进书来,却是扬州钱禄的来书。王云拆开看书道:
 
弟钱禄顿首致书于
云翁年台长兄大人座下:
客岁揆违,屡怀厚德,何缘仕途羁绊,未能趋驰候谢,虽别左右,情激寸中,不忘于梦寐之间。所恨者关山间阻,以致知己无邀花月玩赏之辰,惟皓魄一轮,可共同观清晖而已,启禀台颜,新声奇异:尊泰山府眷向年北上,江中遭劫婢女绣珠怀义投江,六阳未绝,得江渔救免。依食几载,祸逢臧氏恶棍刁、白设骗,售于敝治水火之中。弟窃闻究治赎回,寄于尼庵,令婢谅小姐祸福无定,立有神愿,脱身难者情自妻之。弟尚乏嗣,欲纳绣珠,未曾请命于足下,安敢斗胆。肃此短牍奉闻,伫望翰颁定夺,幸之幸之。
 
王云看罢来书,已知始末,袖书步向后堂,笑对梦云道:“适间维杨太守有书到,下官甚是稀奇。”梦云道:“有何奇事?”王云拿书道:“夫人看他来札便知。”梦云接书细细看过,道:“呀,且喜绣珠未死。但是钱禄要他为妾,如何回他才好?念他自幼相随,又为我丧身,一旦与人为妾,我岂忍得?”王云道:“夫人之言甚是有义,下官岂但无心,因同年分上,岂惜一婢以疏朋友。他言绣珠有愿,怎好回答。”英娘在傍笑嘻嘻的,梦云道:“贤妹为何暗笑?”英娘道:“姐姐,情义两全的好。相公肯了是徒劳唇舌,只恐姐姐肯而相公不肯。”王云道:“二夫人好趣话也。”梦云道:“贤妹之言甚善,随相公主意便了。”王云遂到书房修书,打发来人去讫。
也无他事,不过在府朝欢暮乐,设建园亭,栽培花卉。偏有这等人来趋奉,呈送异奇花卉的,竟也络绎不绝。将次无一载之工,花园装修齐整,真个有四时不绝之花,八节长春之景。内起一亭,亭名积霞,半边种的红梅,半边是白梅,白的白碧玉点成,红的红胭脂染就。王云或同二美共乐于此,或同亲朋诗酒于亭间。一日王云设家宴于亭中,相拥二美于梅间,夫妇三人观梅小饮,传杯弄盏,曲尽人间之乐。王云道:“值此花展,幽赏极乐,吾观夫人之态若有所思,何有所系?”梦云笑道:“相公有所不知,妾想人生于天地之间,有穷通艰舛,妾向遭臧氏之艰,赖得真人救免,后来得遇贤妹,俱为意外之事。此时同相公花前罇酒,妾念穷民攻于耕织,热汗辛苦,相公可知乎?”王云道:“下官焉有不知下民之苦?此刻花前,何忧及于民?此两端无并之礼,莫系远思。”英娘已见王云之意,笑向梦云道:“姐姐且举霞觞,莫要与他相论,云云雾雾的。”梦云道:“贤妹所见有理会。”王云道:“你二人同心奈何下官。今日庆赏名花,独有酒无诗,岂称佳兴?下官先起一美韵,要难你二人。”梦云和英娘笑道:“你也不识羞,我姊妹可是怕你难的?”王云哈哈大笑,侍女随捧过文房四宝,王云立刻挥成一律。梦云二人看上边写着《仲春于积霞亭赏红白梅花之作》,诗云:
 
满亭春色晓风香,漫认罗敷旧日妆。
红掩丹砂千百态,白傅银粉两三行。
喜他冰骨邀明月,爱尔霜姿带素光。
疏影牵连诗酒债,赏心常进紫霞觞。
 
梦云、英娘看过笑道:“我姊妹二人不可输与他。”梦云道:“我们各和一首。”英娘道:“姐姐先请,小妹续貂。”梦云道:“贤妹休得过谦,我们同作。”二人遂各取锦笺,构思珠玉。王云只管饮酒,任他姊妹推敲,少顷,二美诗成,遂送王云道:“妾们和韵在此,请相公改正。”王云笑道:“二位夫人佳句,自然胜于下官。”先取梦云的看道:
 
曲苑疏斜清影香,朝容暮态妒红妆。
云霞错认桃花坞,玉露浑看白云行。
独占春魁非色艳,常开腊首借寒光。
箫箫松竹为良友,馥郁飞来袭紫觞。
 
王云吟完,拍案赞道:“真乃香奁佳句,下官诚不如也。”又将英娘的看道:
 
亭亭玉树启寒香,爱向梅花卸晚妆。
白蕊暗飞怜曲径,霞林风动娱清行。
低枝带笑分人色,坠影含情胜美光。
满地月明疑点雪,知他春首助春觞。
 
王云道:“二位夫人诗才并驱。”梦云、英娘道:“妾等之句乃闺阁俚言,还要相公斧正。不消如此谬赞。”王云道:“夫妇之间,岂有枉誉。汝二诗新景新情,不似腐儒堆砌。”梦云命侍婢取暖酒来奉老爷,王云畅饮酩酊,彻暮才回房去。
却说钱禄接着王云回书,已知慨允,不胜欢悦,择吉取回绣珠成亲,是夕亦两情欢爱,无样的绸缪。绣珠已做了现成一个夫人,甚是快乐,合城绅宦俱来贺喜。绣珠与钱禄成亲后,念渔父恩养,禀知钱禄,着人去访。差人去访来回复道:“这渔翁因不见女儿,终日悲想,得病死了,现葬江滩。”钱禄进来说与绣珠,绣珠闻言悲痛道:“渔父养妾几年,一旦又为妾身亡。老爷能开恩,令妾至渔父墓前一奠,以表养膳之恩。”钱禄见绣珠重义,心上喜允。次日命家人备了钱纸酒肴,绣珠带了两个妇女,上船竟过江来,至渔父墓所,哭拜一番,极尽其道,化了钱纸,奠毕回衙不题。
却说王云在京,光阴荏苒,不觉又是小春天气。一日偶至园中,见百花齐放,万卉呈英。王云见了惊奇,即回内堂来,向梦云、英娘道:“二位夫人可知后园中百花齐放?我们同去看来。”梦云道:“虽是小阳春,只闻天后时此时曾百花开放,今日相公之言莫非来作耍妾们么?”王云道:“说也奇怪,开得比春时更好,同去一看便知。”二美同了王云,来到园中,果然百花吐艳。但见那:
 
娇艳浓香花尽开,芍药爱多才。牡丹富丽千般艳,羡苓兰郁郁飞来。金桂风飘,榴葵皆绽,黄菊起层台。玉兰银月庆三台,白李并桃梅,水中菡萏容堪赛,出污泥不染尘埃。鲜杏梨芳,百花齐放,犹胜在春哉。
  右调《一丛花》
 
梦云、英娘玩赏多时,向王云道:“四季名花开在一时,此乃祯祥之兆。闻说昔年天后尚有牡丹、荆树不开。”王云道:“百花开放,果是奇闻,明日奏知圣上,园中开宴,请百官同来一赏。二位夫人意下如何?”“此乃千古奇闻,不可不奏闻圣上。”王云主意已定,明日早百官朝罢,王云出班奏道:“臣平南侯署兵部尚书事王云有奏章,冒渎天颜。”黄门官接本呈上龙案,圣上看完,龙颜大喜,遂降旨道:“天后曾封过小阳春,催百花开放。今日卿奏园中百花开放,亦是世间少有之事,朕不得不去一幸。”遂传旨命排銮驾。王云谢恩,先回府中排香案伺候接驾,少顷,圣驾到来,王云同二位夫人接驾。圣上见王云夫妇三人接驾,遂传旨命王云二妻回避,王云随驾至园中。圣上看见真个花开千树,翠压重重,道:“诚然更胜于春。”遂就摆下宴来,君臣等尽欢。圣上大悦,盘桓许久方才回驾,众官亦散去,惟有杨凌与张、万二人及吴斌父子、何霞等复坐下饮酒赏花。杨凌向王云道:“今日圣上大悦,明日必有加封。”王云道:“小婿再作此想,非志上也。将来要急流勇退,静归于林泉下矣。”吴斌道:“正在青年夺萃之时,贤婿何逃名之早耶?”王云道:“大人之意,又有一论。但小婿之志,原非功名在念。人生于天地之间,极尽其富贵,亦不免‘无常’两字,倒莫若遁迹丘林,一觞一韵,嘲花吟月,何必为此乌纱拘束?”吴斌、杨凌二人点首道:“贤婿所论极高,日后归里,老夫等亦要偕行。”王云未答,又饮了一会酒,各各散去。
王云回至园亭,一时神思困倦,就伏几而卧,竟入梦境。步出了亭子,只见一天月色,花光灿烂。正玩之间,忽闻环珮之声,隐隐在耳。王云转想道:“是二位夫人来了。”其声渐近,只见数婢簇拥着一个霞衣女子,但见他生得:
 
面似海棠初带雨,姣容犹胜月中娥。
霞衣款款轻盈态,见也魂消可奈何。
 
王云见了惊奇不已,细观所来女子,竟有些面善,一时想他不出,上前揖道:“何处仙姬降临,下官不知,有失回避,望乞恕罪。”女子回礼道:“郎君难道不认得妾身了么?妾乃香珠,为小姐死于非命,上帝怜妾义侠,封赐花神之职,掌辖长安。今令值小阳春,略施小伎,使园中香花开放,以报郎君佳兆。”言毕,步至亭中坐下,王云对陪,细看果是香珠,遂问道:“下官讨滕武之日,知小娘子死于非命,下官悲痛至今,幸得小娘子已成神,又少慰予怀。”花神道:“承郎君感格及造碑亭,妾承郎君之恩,今当图报,今小姐得配郎君,富贵极矣,犹念妾乎?”王云道:“小姐虽然得偕在府,其心那能放得小娘子下?每每忆想,无不疼泣。”花神道:“小姐念妾,我岂不知。妾虽不能生侍于左右,也常默护于妆台。”说毕,遂令侍女排宴,又向王云道:“妾与郎君且饮一觞,不负今宵之遇。”众侍婢领命,霎时将酒肴罗列亭中,花神遂邀王云入席,王云竟也就坐,花神对陪,侍女们进酒,正是,碧玉杯中斟琥珀,异香扑鼻;水晶盘内列珍馐,味献时鲜。酒过三巡,花神命侍女奏乐,众仙姬各执着鸾笙象板,顷刻间六律和声。王云闻乐,情态难禁。少顷,又命歌舞,这青衣仙子领命,遂轻敲二板,宛转歌喉,歌出《月宫春》两阕,道:
 
广寒宫殿玉玲台,仙姬庆紫杯。霞裳一曲爱媛来,怜取桂花开。露润银河香飘异,嫦娥相戏月中回。天开琼瑶喜报,神仙亲送来。
舞衣不胜蕊珠香,霓云护众芳。留情笑献紫霞觞,芙蓉星斗光。月色花丛人意软,瑶池会上我佯佯。风列花亭景物,君且有容光。
 
这青衣仙子歌罢,那绛衣仙子同黄衣仙子二女对舞,浑似花枝招飏,舞出多般解数,真世间罕见。少顷,二姬舞罢,花神命素衣仙子奉王云酒,王云不胜酒力,辞之不饮,花神道:“郎君日间多饮故耳。此酒不伤脾胃,多饮无妨。适之歌舞可悦郎君之耳目?”王云笑道:“小娘子说那里活来,这等清歌妙舞,人世焉有?”花神笑容可掬,轻举霞觞,请王云用酒,王云又饮了两杯。花神道:“妾此来非无益于君而至,因承君厚德,妾在广寒宫得桂子两枚,令女子吞之,定生贵儿,一则郎君有缘,二则相报前恩。”在袖中取出,着玄衣仙子送与王云道:“可与二位小姐各吞其一,定生折桂之儿,方见今夕之祯祥。”王云道:“下官有何恩德,敢劳小娘子用情如此?”就起身作谢。花神道:“用色溶溶,妾当回去。另有小词一章,烦致与小姐,异日再当图会。”又道一声“郎君珍重”,缈缈而散。
王云正还在梦中依依之际,有府中两个丫环领夫人之命,各提绛纱红灯,来请老爷。只见王云还伏几而睡,两个丫环上前道:“老爷,夫人有请。”王云猛然惊醒道:“那花神何处去了?”睁眼时只见两丫环侍立,方知是南柯一梦,袖中词章、桂子犹存,口内余香尚在,真为神异。丫环道:“夜深了,老爷请去安睡罢。”王云起身,来至内堂,梦云和英娘迎着问道:“相公为何此时还在园中?”王云坐下笑道:“不瞒夫人说,适间送客回园,偶然神倦,隐几少息片时,不期竟入好梦。”英娘、梦云问道:“相公梦见何物这样奇异?”王云道:“梦中见一美女,簇拥着侍女十数人,及问之时,就是香珠,上帝怜其义,封他做花神,掌管长安。此时园中花放,亦是他所施之伎,复排宴于亭中,侍女们情歌妙舞,曲尽盘桓,细问二夫人之起居,为之垂泪,言虽不能生奉于左右,定当时常默护在妆台。”英娘闻言心酸流泪。梦云笑道:“此乃相公日有所思,夜有此梦之故。”王云道:“现有实据。”梦云道:“有何为据?”王云道:他送我桂子两枚,词书一章,寄与二夫人的。”王云遂在袖中取出桂子、词书,对与二人道:“下官岂有谬言之理。”梦云接过桂子来看,却是彩锦封固,拆开看时,异香扑鼻,形似丹丸,才信是真。又拆其书,三人同看道:
 
昔日乡山分袂,今宵锦苑传书,虽隔阴阳径界,晨昏照护于妆台。忆别时朱颜绿鬓,叹而今月影花形。碎首阶前,惟报小姐之万一;神封花使,是承上帝之洪恩。富贵荣身,主君福德,当尊绮罗锦体。小姐禄寿,该应苦风楚雨。每蒙垂泪,恩情何由报答。暗雾愁云予怀,血染生离既绝,难以相亲,今申桂子,后产麒麟;魂托书情,梦传恩语。依依愁绪,只寄花前花后;荡荡微躯,全仗风去风来。珍重万千,余情无既;俚言附后,极尽唏嘘。
月白风清欲断肠,泪珠洒尽血成行。
谁怜红粉填丘壑,自叹朱颜记短长。
绣户不争人易老,纱窗未晓我先亡。
歌花浑许怒轻薄,暗傍妆台形影香。
 
三人看完,见其情致宛然,悲感不已,惟有英娘更加心酸垂泪。梦云劝道:“贤妹何得情痴,他已成神,就如以恩报恩的了。”英娘含泪道:“姐姐不知小妹的心,想他为我亡身,今虽得成神,他心怨犹存,使小妹见此诗书,那得不恸?”英娘说罢,又索书看,已经不复见。王云道:“神者鬼也,仙者形也。他寄之书,不过一时之迹,我们看过,自然化去,不必疑猜了。”三人各归卧房安寝不题。到次日,梦云二人将桂子各吞一枚,日齿皆香,知为奇品,又到园中观花,只见所开花朵尽皆不见,依然枝枯叶落,英娘二人暗称奇异不题。
王云早朝,圣上加级,又赐金花彩缎,谢恩回府,自此光阴荏苒,英、梦二人已各怀身孕。王云见二位夫人怀孕,想花神兆,信不谬也。不觉又到了次年中秋佳节,英、梦二人已及临盆,却好是日二美一齐产下两个麟儿,王云好不欢喜。已经寻下乳娘,一下地各来收领,有梦云所生先下地为长,名唤桂儿;英娘所生为次,取名双桂,真真一对粉孩儿,又且兄弟二人一般相貌。到了三朝,请诸亲并同僚,其时杨凌官已入阁,张兰官拜兵部右侍郎,万鹤翰林学士,金圣锦衣卫佥事,滕武不愿为官,入山修道去了。吴璧,吴珍皆登科第,俱入词林,吴珍在京完姻。何霞登进士,现为礼科给事。郑乾夫妇俱已病亡,王云亦极尽甥道,安葬在京。是日请来诸亲,在府大开筵宴演戏,俱各畅饮。有吴斌向家人道:“可到里面抱出新公子来看。”王云遂叫乳母抱出厅前,诸亲看见桂儿、双桂,众皆称羡。吴斌同杨凌各抱一个在膝上道:“好一对宁馨儿!”喜欢的了不得,看了半日,递与乳娘,各出黄金两锭,为见面之资,乳娘就抱回内堂去讫。众皆称贺王云道:“如是宁馨之子,他日朝中之玉柱。”王云躬身称谢。家人一边换席。演完了下本戏文,众人方散。后堂所请的女眷,也是戏席,亦各散去。王云在府闹过几日,才得清闲,不过在衙中与二美两子聚乐消遣。
任是光阴迅速,不觉又经四五番寒暑,那桂儿、双桂已交五岁,真个是胭脂染就,玉粉妆成,英、梦二人爱如掌上之珠,宝贝相同。一日王云向梦云二人道:“这二子要请个先生攻书才好。”梦云道:“妾闻姑苏家里王三年纪老极,公婆坟莹在苏七八载,不归祭扫,岂成子道。且来仕途也没有甚么大趣,常言道:‘官高必险’,相公何不致仕回乡,何苦恋此乌纱?莫若林泉安逸,那时请一位饱学,可与二子攻书,岂不好么?”王云道:“夫人所论甚善,下官起念已久,但是屡次上本,圣上不允,如之奈何?”梦云道:“谅是相公言同不切,若是切当,圣上无有不准之理。”王云听了梦云之言,次早又上辞官之本,圣意不允,王云就一连上三本,然后才准。王云见圣上准了,不胜欢喜,遂就打点长行。吴斌、杨凌见王云辞官,想他如此少年,倒急流勇退,我等在暮年,倒不回头,亦各上辞归故土的本章,不期圣上皆准,遂附了王云之舟。值众同僚饯送,又忙有几日,就择下三月三日行程。
梦云、英娘也打点起身,又不捨园中花卉。是日梦云向英娘道:“贤妹,我两上可到园中细玩一番,可作辞行。料你我未必再来此地矣。”英娘道:“姐姐请。”二人轻移莲步,相挽玉手,来到园中,见花开红树,莺燕新声,顿助行人之愁绪。英娘道:“姐姐初心惟劝相公回乡,今日行期在即,反见姐姐之愁,何也?”梦云道:“居此七八载,装设花园之巧,我等去后,一旦又为他人所有。兼之朝夕盘桓其中,绿艳红姣,明日撇他而去,故此心中耿耿,实无他意。”二人说话之间,走到牡丹亭畔,见开艳姣姣,百种奇葩。梦云见牡丹茂盛,因叹说道:“牡丹牡丹,明日妾去江南,你又为他人所玩矣!”说罢,霎时间千花坠地,万蕊倾颜,梦云和英娘二人惊奇不已,英娘就潸然下泪。梦云道:“贤妹何以下泪?英娘答道:“百种姣花,为姐姐一言立时憔悴,岂有花知人事?必是花神香珠。”梦云道:“然也。”英娘遂嘱道:“花神花神,妾姊妹二人明日回南,为不捨园亭,今日特地辞行,何独牡丹凋残,群花如故?妾们留恋心肠,岂有易彼易此?”英娘说犹未了,顷刻间狂风大作,走石飞沙,二人唬得无躲处。少顷又日暖风清,只见园中百花零落,四壁萧萧。梦云、英娘道:“花神灵验,识我等的心情,真个人间异事。”二人仍来至花厅,只见粉壁上有诗四句,二人向前看诗道:
 
苦心妾识便花残,此去江南依旧看。
莫为长安〔疏旧主〕,明年仍倚玉琅玕。
 
后落“花神赠别”,去有军人看过,及复看时,已连字迹全无。他两人正议论之间,又值王云回府,不见两位夫人,问侍女,闻知在花园内,遂走到园中,只见花木凋零,萧条无色。正无情处,又见二位夫人,反笑容可掬,王云遂问道:“园中花木凋残,何故?”梦云言其原故,王云闻知惊奇。当日不题。
明日车轿起程,一路东行,至湖广登舟,顺流而下,所到之处,就有官员迎送,一日到得京口,梦云要会绣珠,命舟泊江都。钱禄闻知,出郭迎接进衙。至内堂,各各叙礼坐下,献茶毕,钱禄向吴斌、杨凌打一恭,道:“二位老师,年未耄耊,正当为朝廷柱石之时,为何倒隐归林下?”杨凌道:“贤契有所不知,老夫辈年迈力衰,且才疏智短,故此辞归故土,以待残年。似贤契等少年英俊,正堪仕途,不料王贤契这等英英才杰,尚且激流勇退,何况老夫等乎?”钱禄又向王云道:“年兄正在少年,不该及早辞官。”吴斌道:“贤契不识小婿之意,他称羡山林之趣,志在幽栖,不恋其极品,亦是知足之意。”钱禄点首,久致谢道:“屡承王年兄厚爱,铭刻不忘。”王云道:“年兄所纳如君,可曾获弄璋否?”钱禄道:“说也惶愧,不期双生二女,为人所恨耳。”王云道:“儿女皆然,最为恭喜。”杨凌哈哈大笑道:“好个儿女皆然。”
正说话之间,内堂传请,钱禄就起身进去,绣珠迎着道:“老爷,贱妾有一言奉禀:闻得吴府夫人、小姐现在舟中,妾欲设席请来一会,未知者爷意下如何?”钱禄道:“下官倒也忘记了,亏汝题起。听说杨老夫人并吴大娘都在舟中,可一同请来。”着书房写书去投。一边投帖,家人传进,梦云收下来帖,遂有五乘宫轿来接吴老夫人——吴璧妻子因要侍奉公姑,所以同回——杨老夫人、梦云、英娘,各各上轿,其余丫环、妇女小轿,一齐接进衙中,钱禄大夫人也接在任上,同绣珠出来,迎接至后堂,各各叙礼。惟绣珠拜罢吴老夫人并小姐,含泪道:“贱婢投赴江中,幸遇渔人收养,常常思念夫人、小姐,心如刀割。只言再无会期,谁知今日重逢。后来又遭刁、白之变,承钱爷收拔,如今侍奉钱爷,未曾禀命夫人、小姐,贱女之罪也。”吴老夫人道:“汝有昔日之义,故有今日之福,何罪之有。”梦云道:“奴在京中,闻你为我投江,使我碎心终日。后江都既得,喜之不胜。只望得能共事,不料又为钱君所留,我甚怅恨。”绣珠道:“绣珠乃贱妾也,出于无奈。”少顷茶罢,摆列酒肴,前厅吴斌、王云等饮酒,后堂佳人赴宴,极尽宾主之欢。绣珠见英娘同小姐生得一般美貌,细细问于小姐,梦云微笑。英娘知绣珠问己,笑而不言,梦云将始末述了一遍,满座俱各喜笑。桂儿、双桂在身边跳舞,钱禄夫人同绣珠看见这两个孩儿,犹如玉琢成的一般,喜欢的了不得。有绣珠所生二女,只比桂儿小一岁,亦生得标致,梦云、英娘看着甚是喜爱。这四个儿女,在筵前耍舞,却也无人不爱。那绣珠满意要与王府联姻,一则儿女尚小,二来不好开口,却值吴老夫人道:“老身日后要与这四个孩儿作伐。”绣珠忙答应道:“是好,只恐高攀不起。”正说之间,外边吴斌等席散回舟,后堂女眷只得也要谢别。绣珠捨不得小姐,梦云亦捨不得绣珠,他二人四泪交流,悲啼难割。吴老夫人道:“相会有期,汝二人不必悲伤。”遂各各谢别,上轿回舟,钱禄所送下程极其丰盛。王云着船家开船。只因此一去到姑苏,有分教:二子风流顽劣,佳人又出苏扬。正是:
 
满堂福庆喜筵新,王子今生定此身。
后代风流从父职。他年两桂两佳人。
 
毕竟王云等到姑苏怎生团聚,且看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