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英云梦传  

 
  弁言
第一回 玩春光山塘遇美 寻秋色玄墓赠金
第二回 庆元宵善言滕武 进天香巧遇吴娃
第三回 访佳人空门结义 晤良友道路闻名
第四回 托记室引针寻线 得青衣寄玉传香
第五回 遣书生村儿窃帕 会契友羽士留情
第六回 赴科场江中遭祸 报恩德寨内存身
第七回 俏书生连传词藻 美英娘密订终身
第八回 王府中椿萱遭变 吴衙内恶棍强婚
第九回 再游杭绿堤松咏 复吴门西席兰篇
第十回 赴秋闱儒生登榜 进京都难女逢仙
第十一回 闻凶耗书生下第 强逼嫁寨女离山
第十二回 占春魁权奸妒事 封列侯仙丈传情
第十三回 辞月老春园计会 恳冰人绣户佳期
第十四回 香闺内花神梦兆 锦堂前桂子双生
第十五回 锦衣归顽枢劣栋 脱凡居雪凤花鸾
第十六回 登金榜双成合卺 庆齐眉各受皇恩
 
 
第九回 再游杭绿堤松咏 复吴门西席兰篇
发布时间:2006/12/30   被阅览数:1839 次
(文字 〖 〗)
 
诗曰:
 
湖边晓色揭山青,柳畔莺簧隔树鸣。
画桨轻翻春水碧,波光映带晚霞明。
题松争讶惊人句,以酒相酹快士情。
一韵一觞通契阔,绛帏自此播才名。
 
话说臧新不知刁奉去向,叫家人四处找寻,并无下落,臧新大怒,连白从也怪在里边,埋怨道:“都是你叫他去,如今拿了绫帕,不知到哪里去了?”白从见臧新埋怨于他,只得陪笑道:“大爷不必发怒,待我去寻他。若寻他不见,我想一个良策,务要谋这天小姐与大爷成亲。”臧新闻言,回嗔作喜道:“老白,你有甚么计策?白从道:“这非一时一刻的事,也要随机应变,岂可草草?”臧新信以为实,遂丢过一边,和白从玩耍不题。
却说王云在家守孝,度过残年,又不便出门游戏,终日在家纳闷。一日想起梦云的绫帕,要取出来玩赏一番,遂向旧时书箱内翻遍也寻不见,心中着急,各处找寻不见,又问丫头小厮们道:“谁曾开这书箱?”奴仆们回道:“一总无人敢动。”王云不见了绫帕,更加恼闷,想道:“这帕去年在浙回来也来曾检点,不知被何人窃去,莫若还到浙省一游,打听下落。”主意已定,遂吩咐王三料理家事,将几个大丫头俱已嫁去,只留玉奴,王三夫妇守家,其余家人都已打发出去。安顿已毕,带了锦芳,雇只小船,主仆登舟。不几日,复到杭城,打发来船,上岸竟投郑府。锦芳进去禀报,少顷,郑乾同夫人出来,王云拜见,坐下,道:“二位大人风光依旧,康健如初。甥自去岁别后,不幸父母俱已去世,承姨父母远赐隆仪,谢之不尽。”郑乾道:“向闻贤甥被盗劫去,又值尊椿萱遭变,老夫日夕挂怀,今得贤甥到舍,又少慰鄙怀。外日理该亲来作吊,奈去岁罢官,又不得其名,又受署印官之累,因气恼相感,至于残伤贱体,未能到府,甚为失礼。”王云道:“承大人挂念,则感无地,何敢当大人赐领,罪于甥也。”夫人垂泪问道:“不想外甥父母有此大变,今得外甥来舍,又少慰老身之意。”遂叫家人将东厢收拾,与王云安歇不题。
到了次日,王云去候钱、何二人,又带些礼物送与两家。有钱、何二人自答拜之后,时常来闲话,王云到不为寂寞。一日何霞来访王云,王云接入书房,礼毕坐下。何霞道:“明日是三月三,西湖不可不到。小弟治得一樽在舟,候兄去一游,亦不敢具柬。”王云道:“小弟到贵府就要叨扰,甚为不当。”何霞道:“兄休得见笑。”说罢遂起身回去。到次日,何霞收拾完备,亦无他客,就来邀了王云同钱禄二人,出城竟到西湖,登舟游玩。看那往来游舫,士女纷纷,岸边桃柳杂笙簧,湖光荡漾载游歌,看不尽西湖的景致。正是:
 
六桥画舫举春觞,间绿施红芳草香。
燕剪睛云轻荡荡,风翻弱柳态颺颺。
 
三人在舟中玩景,家人摆下酒肴,遂就坐席。三人饮酒猜拳行令,饮个多时,船泊至岸,何霞又叫家人换席,可摆在大松树下去,遂邀二人登岸,到各处去游玩了一遍。回来正要坐地之时,只见一少年远远而来,渐渐走近,方知是吴璧,也同几个朋友在舟中游玩,他自己上岸偷闲,却又遇着钱、何二人,皆是同学朋友,上前作揖。何霞道:“玉章兄来得正好,却少一位酒客。”吴璧道:“小弟在此相扰,却也甚妙,奈何也有几位友人在舟等弟。”何霞道:“且由他们去。见兄不去,他们自然回去,兄与弟等一同回府罢。”吴璧不能推托,见了王云,就问何霞道:“此位兄尊姓?未曾识荆过。”何霞道:“这位兄姓王名云,表字清霓,姑苏人氏。郑天昆年伯的姨外甥,可称当今才子。”吴璧道:“小弟不知,失敬了。”遂与王云揖毕。王云接问何霞道:“此位兄尊姓大名?”何霞道:“姓吴名璧,字玉章,就是吴文勋年伯的令郎。”王云道:“久慕大名,尚还欠拜。”吴璧道:“岂敢。”王云心中想道:“原来就是吴璧,不知梦云小姐可曾配亲否?若与其兄相交,或者得际,也未可知。”何霞遂斟酒来,王云推道:“小弟不能饮了。”何霞道:“酒未曾敬,怎么说个‘不能’二字?”各各斟满,尽兴畅饮了一会。吴璧见王云有服,问道:“清霓兄,尊制是何人的?”王云道:“不幸先父母去冬俱已辞世。”吴璧闻言,亦觉惨然,又道:“室中自有尊嫂了?”王云道:“尚还未聘。”吴璧道:“苏郡及文墨之邦,清霓兄自然博学。今日集此,美景幸会,请教一佳章如何?”王云道:“小弟学浅才疏,恐不能应命。若玉章兄有兴,自当领教。”何霞道:“玉章兄也脱不得白。”吴璧道:“小弟是不能,只好请教清霓兄。”王云再三推托,经不得他三人相促,王云道:“务要小弟抛砖,请命题。”吴璧道:“清霓兄,请随意罢。”王云道:“无题无句。”吴璧道:“春山兄来。”钱禄道:“小弟不能,就是兄出个题罢。何必只管推托。”吴璧道:“务要小弟放肆。”想道:“若出即景,皆是容易的,莫若将此老松为题。”遂道:“新时新景,谅清霓兄常作,今将此虬松为题罢。”钱禄道:“此题大妙。”王云想道:“出此题目,其人也不巧。倒未曾做过这诗。”家人送过文房四宝,王云就拂彩笺,不加思索,一挥而就。吴璧见王云诗成,先已惊奇。王云将诗遂送在吴璧面前道:“勉力应教,望乞恕笑。”吴璧道:“岂敢。”遂接过来看,上面写道:“《咏虬松》一律,应玉章兄之命。”诗曰:
 
形怪长松半接天,岁寒历遍已千年。
回枝势若龙盘影,苍树高标鹤唳跹。
山谷野朋惟日月,石林散发只云烟。
满身鳞甲飞腾象,和动春风聚酒仙。
 
吴璧念完道:“极尽形容,真仙才也。”钱、何二人亦各称赏不已,遂斟酒贺王云。王云道:“小弟已献丑,诸兄们亦要赐教了。”吴璧道:“清霓兄珠玉在前,小弟等不如不献丑为妙。”三人竟自赖过,王云亦不过强。又各饮了片时,遂下山登舟,吴璧的船果然已去。又在舟谈笑了一会,各各致谢散讫,何霞亦上岸回家不题。
且说吴璧回家,心中想道:“若我妹择婿,得如是之士足矣。奈他此时落魄之际,母亲未必肯允。待他得志功名,言之未晚,前日母亲要与文弟觅师,看来王清霓倒也合宜。不知他可肯坐馆,待我去与何霞商议。”遂迤逦行来,已是何宅,进去问时,家人回道:“家相公才到郑府去了。”吴璧闻言,竟到郑府,见门上无人,一直竟走到厅上,闻得笑语喧哗,竟在东厢。吴璧就走进去,何霞同王云见了,迎上道:“兄何由至此?”遂揖毕坐下。吴璧道:“小弟才到尊府致谢,欲烦兄引弟来候清霓兄,谁知兄已在此。”王云道:“小弟尚未造府,倒反劳玉趾,甚为罪矣。”吴璧道:“岂敢。”遂邀何霞起身,在一旁说道:“小弟有一事相托。”何霞道:“长兄有何见谕?小弟无不领教。”吴璧道:“小舍弟要请一位先生,我想清霓兄家中并不挂碍,倒也合宜,二则他也可以读书。烦兄与他一言,未识可能俯就?”何霞道:“待弟与他说看。”二人复坐下,王云问道,“二兄谈的甚么私房话?”何霞道:“不是甚么私房话。适间玉章兄托小弟向兄说,彼有一位小令弟,欲请一位西宾,想到长兄甚为合宜,未识长兄尊意若何?倘能俯就,我兄也可以读书。”王云道:“小弟所学甚短,承玉章兄见爱,恐不能为人师长。”吴璧道:“清霓兄不必过谦,只恐舍下蜗居有屈,望海涵些。”王云道:“岂敢。”遂想到梦云身上,正无门可入,不料有此机会,岂有不允之理?当下应允。吴璧同何霞二人别去。王云就进内与郑乾言及此事,郑乾道:“贤甥闲居,未免荒疏儒业,若是坐馆,倒也合宜,只是要丢开少年气概,方成师长之道。”王云道:“大人之言诚然有理。”次日,吴璧就着家人送了关书聘礼来。王云收下礼物,择三月十五进馆,打发来使去讫。
不几日就是望日,钱、何二人来送王云进馆,吴璧着轿来接。王云不坐轿,叫人挑了行囊书箱,一面打发锦芳回家,说与王公。又到里面辞别了姨父母,遂同钱、何二人步到吴府中来。吴璧已在门前相候,见他三人已到,就迎接进厅。各各礼毕坐下,茶罢,遂邀王云到书房内坐。为何吴府家人一个也不认得王云?原来向日这些家人总跟吴斌在任,近日这些家人俱是随吴璧来的。外边有两个家人虽是原旧的,见王云又姓王,又有服,一时也难辨别。王云见无人认得,更加一倍喜兴。至书房坐下,吴璧叫家人进去请公子出来,家人进去请文郎,谁知文郎在家独喜绣珠抱,此刻不要家人,务要绣珠同去。绣珠道:“先生在那里,小公子,我是不去。”文郎见绣珠不肯同他去,就哭将起来。梦云在旁说道:“文弟不要哭,看先生听见羞。我叫绣珠同你去。”绣珠只得同了到书房来。
四人见文郎出来,遂起身,家人铺下红毡,吴璧请王云上坐,王云道:“不消行此礼,可叫令弟揖罢。”吴璧道:“师生之礼,岂可废乎?”王云西向而立,吴璧着文郎下拜,王云忙来扶,被吴璧阻住,受了两礼。吴璧又与王云为礼。王云命绣珠带进小公子去,明早出来读书。绣珠遂同文郎进去,一头走着,暗想道:“好一个小先生,年纪还不到二十,就生得这样风流俊秀。身上不知穿的何人的孝?”进来就将自己暗夸的好告诉夫人,梦云喝道:“贱人多言!”绣珠暗暗而退。
却说王云见绣珠送文郎出来,存心观视,看来倒有春风满面,虽在青衣之列,日后未必在人之下。旧岁闻绣翠言小姐身畔还有一个,后问其名,他说叫绣珠,不知可是他?若然是他,小姐之事少有门路矣。
不题王云心上思想,家人排席在厅,来请坐席。四人就起身,次序坐下,觥筹交错,整整盘桓了一日,克尽宾主之欢。钱、何二人谢别不题。王云就榻在馆中,次早,还是绣珠送文郎至馆中,王云命文郎参拜了圣人,作了先生揖,然后与他起讳,唤作吴珍。绣珠看吴珍上了书,方才进去,心上十分慕爱王云。王云此时还假装老成,不看绣珠。
不觉光阴迅速,又交初冬天气,朔风凛凛,瑞雪飘飘。王云常思梦云姻事,叹恨未遂。况且绣珠落后出来得也稀了,是夫人不许他出来,纵然间或出来,又有人同来,不能通一言半语,王云心中好生烦闷。一日想起慧空来,道:“我到此终日碌碌,未曾立候他,他也不知我来。此人乃多情这辈,若不去走走,日后晓得,以我为无义之人。”主意定了,隔了一日,天气睛朗,吴璧到馆中来,王云向吴璧道:“小弟今日要到家姨夫宅一往,有些小事,特与兄道及。“吴璧道:“先生有尊事请往,何必又向小弟说!”王云别了吴璧,不到郑宅,一直竟到福云庵。庵门未闭,王云见寂寂无声,步入佛堂中,小女童在里边出来,看见王云,遂施礼道:“王相公来了。”王云回揖道:“令师何在?”女童道:“家师在房向炉。”女童进去报说,王云随后进来。慧空一见,喜颜相接,施礼坐下。王云道:“年余相别,师兄德容如故。”慧空道:“自贤弟苏旋,杳然无信,未免渴慕。今幸驾临,少慰愚怀。”又问道:“贤弟身上尊服是何人的?”王云垂泪道:“一言难尽。”遂将舟中被劫,父母去世的情由细述一遍。慧空闻言,亦泪下道:“年半之别,不料贤弟有许多的苦楚。”又问道:“贤弟几时到此的?”王云道:“实不瞒师兄说,小弟还是春间到贵府的,每欲来候师兄,奈何碌碌栖身,一点不得脱身,故此望迟,乞师兄宽恕。”慧空道:“贤弟好人也,春间到此,连信也不带一个来!目下尊寓还在郑府么?”王云道:“若在家姨尊那里,来会师兄久矣。不期被吴府请去坐馆,一刻也不能脱身,故尔延至今日。”慧空道:“又是哪一家吴府?”王云笑道:“就是去年被逐之家。”慧空道:“哪有这等事,怎生进身?那吴老爷岂不认得?”王云遂将吴斌出使封王,吴璧西湖之会,因此请为西席细说一遍。慧空笑道:“如此看来,贤弟已得妙人矣。”王云蹙额道:“莫要提起,音响全无,两边浑然不晓,如之奈何?”女童捧上茶来。二人茶罢,慧空道:“我前番也曾会过梦云小姐来,相貌果然生得好,怪不得你这般痴想。”王云道:“师兄可是真么?”慧空道:“岂有造言之理。”王云道:“你看小姐生得如何?”慧空道:“若说小姐的相貌,真真西子重生,色胜海棠,金莲二寸,不施脂粉,自生成月貌花容。”王云闻言,惟有垂首沉吟。慧空见王云这般情状,遂问道:“贤弟是何意思?”王云叹道:“一身孤泊,岂无叹乎!”慧空道:“贤弟何出此言?虽则椿萱去世,待服满之后,名标金榜,那就不是得意之日?”王云道:“功名易取,吴小姐姻事难成。其中或师兄去通一线之音,与弟成其姻好,感恩不浅矣。”慧空笑道:“原来贤弟为着吴小姐,故此愁闷,真好痴也。你日后脱白挂绿,央媒来说,无有不允之理。”王云道:“师兄总说的宽心话,若待成名之日,他家小姐岂肯守着我么?”慧空道:“不然,贤弟意欲何为?”王云道:“此事还要师兄周全。”慧空笑道:“我出家人,焉能管你这事?”王云道:“适才师兄所言会过吴小姐来,倘若再会吴小姐,见机而作便了。”慧空道:“难。”王云道:“这有何难?”慧空道:“我出家人,那里管这闲事?”王云见慧空不肯,就深深作一揖来,道:“还要师兄帮衬。”慧空见王云求告,方才道:“贤弟不要心急,待有巧处,自当意关心照看他动静,再当奉复如何?”王云道:“若得师兄用情,没齿不忘。”
不题王云在庵,却说梦云是日午后闲坐,想起绣珠之言,夸这先生少年英俊,为何父母一旦双亡,亦是苦情无寄,少年性情,那里坐得住馆?倒也难得。正想之间,文郎进来玩耍,扯着梦云的手跳。梦云道:“文弟今日为何不上学,在此皮面?我去禀先生。”吴珍笑嘻嘻的道:“姐姐羞!那先生今日家去了,到晚才来哩。”梦云知哥哥也去会友,遂起身道:“文弟,我同你到书房里去看看来。”吴珍扯着梦云手,一径来到馆中,不与夫人知道。梦云到馆,见书史齐楚,笔砚精良,象个文人书室,遂坐在椅子上翻王云的诗稿,看得篇篇锦绣,眉宇齐舒道:“王生真才士也!若得如是之人为配,足我平生之愿矣。”翻到后面,见夹着一幅牙笺,抽来看时,上面题《秋夜感怀》,诗道:
 
天阔秋云白,孤鸿绕汉清。
蟾宫青女梦,客苑素生情。
翠竹风声动,苍梧月色明。
绫书珠玉杳,日恨隔蓬瀛。
 
梦云将诗吟了几遍,不解其中之意,因想:“客情、青女,可有所怀;翠竹、苍梧,乃寂寥夜景;绫书、珠玉,事有可疑。但我之绫帕系云生所得,这王生诗中之意,又何以关?真令人莫解。恨隔蓬瀛,是远是近?莫非知我而怀?亦不可料。”心上疑惑,不能参透原由,将诗文放好,起身叫吴珍,不知去向。梦云恐王生回来,遂起身往外走。却却事又遇巧,却值王云回来,才到书房门首,两人撞个满怀。梦云杏脸涨红,三脚两步走到自己房里坐下,自己懊悔道:“千不合万不合到书房中去,被他看见,视我为轻荡之辈。”又想道:“原来王生这样青年,果然人物出众。”
不说梦云在房中自悔自想,且说王云见一女子在书房中走出来,细看方知是梦云小姐,遂进书房,喜的手舞足蹈的道:“今日得见小姐芳容,我好侥幸也,岂不令人想煞。”细看书史依然,想道:“小姐不知曾看我的诗否?若不看还好,看了岂不出丑?小姐此行又无人相随,甚为奇怪!”
不说王云在书房中千思万想,却说慧空受了王云之托,刻刻在心,无由得便,不觉残冬已度,又是新春到了二月中,乃是观音圣诞,托这机会,换了福衫,竟到吴府中来。此时王云已在馆中,慧空竟往后堂,却遇夫人,忙施礼道:“夫人万福。”夫人答礼道:“慧师今日何闲暇来舍下走走?”慧空道:“一则来候夫人、小姐,二来这十九乃是观音圣诞,特来请夫人、小姐到小庵随喜。”夫人道:“理该到宝庵拈香才是,因老身心上不奈烦,小女年幼,只好奉香资罢。”慧空道:“夫人大驾不往,小尼焉敢强请?小姐为何不见?”丫环道:“小姐在花园里哩。”慧空道:“小尼正要到宝园一玩,不识夫人相容否?”夫人道:“还恐候慧师不至,何出此言?只是才身不能奉陪,叫丫环送慧师去,有小女在园相陪。慧空闻言欢喜,遂同丫环到园中。只见小姐在花亭上坐着玩花,慧空道:“小姐好作乐也!”梦云见是慧空,遂道:“慧师到亭上来坐。”慧空即上亨施礼坐下。梦云见慧空青年秀雅,到却合机,遂问道:“慧师至舍,有何尊事?”慧空道:“小尼轻造,并无他事。十九日是观音圣诞,求请夫人,小姐到小庵随喜。不料夫人不肯去。闻说小姐在园中,所以特来奉候,二则瞻仰宝园。”梦云闻言,起身道:“既如此,我同慧师一玩如何?”慧空欣然相从,梦云、慧空两手相挽,走下亭来。慧空观园中景致,好不繁华,但见那:
 
花开花落,雕栏曲畔,径填彩王进。小桃枝红,爱梅残柳绿,纱窗垂幕,屋宇生春。试看燕语莺声弄,望游鱼晱影水波津。牡丹亭,一枝枝方吐,芍药相亲。见山叠素螺可意,又那翠柏松椿,这李白来衬,竹修桐嫩,蕉阴鲜杏,露润风纯。绣毯珠玉,兰馨透好,戏蝶狂蜂采蕊新。须臾香惹衣衿,情盛俏丽主人。
右调《洞庭春色》
 
慧空在园中游赏,观之不足,羡慕不已,行到假山深处,翠竹丛中,慧空同梦云坐下,绣珠同众丫环们皆去寻花觅果,不在面前,慧空见无人在侧,以言挑梦云道,“小姐,如此春光,岂不拨乱人心情,在小姐若何?”梦云笑道:“慧师乃出家人,再言凡俗,惜当年误入空门,而今悔之晚矣。似区区日对名花,时临山水,惟吟咏以取乐,计此之外,更无所思。”慧空道:“小尼乃无心之言。”梦云道:“言出于心。”慧空道:“小尼失言,詒笑于小姐。”梦云道:“我也是无稽之谈,慧师不要认真。”慧空道:“小尼也是戏言,焉敢认真。小尼另有一言相告,望小姐恕责,小尼方敢奉察。”梦云道:“慧师有言,请教何妨。”慧空道:“小姐正在青春,未逢折桂之郎,因尔敢与小姐作伐,望小姐莫作闺中之态,以致有误终身。”梦云闻言,唯唯不答,慧空遂告别起身,梦云留住道:“奴未答师者,有所思耳。”自想道:“关于终身,也害不得许多羞。”遂问道:“慧师所言,必有原故。”慧空道:“并无他故。小尼见小姐乃人中之风,择配才上才是。因小尼有一个义弟,他是苏州人氏,翰林之子,前岁来到小庵,与小尼结拜的。那公子前岁曾在府上做过记室的。”梦云道:“做记室的,可是云生?”慧空道,“云姓是他改姓,实是姓王。说也奇怪,闻得去年复到府上坐馆,不知可是否?”梦云闻言,奇道:“舍下馆中先生却是姓王,也是姑苏人氏,难道前岁记室云生就是他么?”慧空道:“然也,小姐不知其细,王生知小姐久矣,托名记室,亦为小姐而行;来做西宾,也为小姐而至。如何小姐反倒茫然,将一个多情才子弃于度外?岂不幸负王生慕才求美之恒心?”梦云听了慧空一番言语,如醉初醒,似梦方觉,叹而失言道,“无怪于我,奴不知也。”慧空已知梦云之心,遂道:“小尼今日造府,亦是王生相托。请问小姐主意如何?”梦云自知失言,遂转口道:“此言休向我说,婚姻之事,凭媒妁之言,遵父母之命,奴家岂能如何?慧师不必多心。”慧空见梦云言语,欲依不依,假言道:“小姐既是这样说,小尼也是为人所使,看来事不能谐,不如面绝王生,另作求凰之想。”又要告辞。梦云道:“慧师且住着。”又自沉吟道:“这秃奴可恶,明明难我,叫我如何回他?若由他去了,又恐失此一段美缘。”慧空见梦云踌躇不语,促道:“小姐有何台谕?望乞见教,小尼庵中有些小事要去料理。”梦云道:“烦慧师致于王生,据言有意而来,可将前岁所拾绫帕一方叫他取来还我,则谐姻好。”慧空道:“小姐这有何难,承小姐已允谐姻,以后莫要更改。”梦云道:“岂有此理。”慧空闻言,遂起身同梦云步出园来,绣珠也正来请他两人去吃午饭。绣珠见他二人已来,迎着道:“请师父同小姐去用午膳。”遂同到后堂。夫人道:“慧师在内玩了这半日。”慧空道:“名园美景,莫说半日,就是半年也不厌。”夫人道:“慧师请用午斋。”慧空道:“到府就要相扰。”夫人道:“便饭不恭。”慧空道:“好说。”遂饭罢。夫人封了五两白银,付慧空为香烛之资,慧空收了,谢过夫人,小姐出来。到厅上,却遇王云同吴璧饭后闲谭,见了未免施礼。王云不能同慧空言语,心中怏怏。慧空向王云打了一个照会而去。
且说王云见慧空至此,必然为我之事而来。隔了一日,托事故竟到福云庵,与慧空相见坐下,王云道:“前日师兄在吴府探事如何?今日特来相问。”慧空道:“惶恐,惶恐,枉受贤弟之托,不期劳而无功。小姐说你落泊书生,未知才学真假,闺中儿女不能专主。”王云听了哑口无言,闷闷不悦,惟有长叹而已。慧空见王云如此光景,不觉好笑起来。王云见慧空笑,遂问道:“师兄,你莫非戏我?”慧空道:“我见你如此痴想,所以好笑,并无他意。”王云道:“实指望师兄去一言,事有八九,谁知竟成画饼!叫我这腔愁绪怎生消遣?”说罢就欲告辞。慧空道:“贤弟且少待,还有一言相告。”遂笑道:“我实对你说了罢,小姐云你前岁拾他一方绫帕,若将绫帕还他,大事则谐;若无绫帕,莫想姻缘之分。”王云闻言,一喜一优,喜的是小姐相允,忧的是绫帕失却。慧空道:“贤弟闻此纶音,为何反倒烦恼?莫非绫帕不见了?”王云道:“却被师兄猜着,此帕久已被人窃去,怎生有绫帕还小姐?此事还要师兄在小姐面前方便一言。”慧空道:“此言大谬。那小姐前日斩丁嚼铁讲得明明白白,若无绫帕,叫我休去见他。知道你将这绫帕送与何人,倒来说这话?倘然小姐知你将绫帕失落,越发不重你了。”王云道:“如此作何计较?”慧空道:“别的计策无用,有绫帕则成,无绫帕则休想。”王云闻言,闷闷不悦,遂别了慧空,来至馆中,凝愁不展。
不觉光阴容易,又是初冬,真个日积月累,恹恹成病,竟卧床不起。吴璧见王云恙重,只得将轿送至郑宅调理。郑乾同夫人闻得送外甥来,说是有病,心上着急,遂榻王云在内室,请医调治,终不霍然。一日郑乾问王云道:“贤甥之恙,病源因何而得?”王云道:“甥因失志功名,少年落泊,感慨而成。”郑乾道:“贤甥差矣!汝正少年英杰,还该奋志向前,异日成名,显宗荣祖,那才是少年志气,何得郁郁成病?老夫想贤甥年已弱冠,尚未联姻,一向存心访求,淑女难得。只有前岁冬间,老夫往府前有事,见一人行走,袖中坠下一绫帕,上有诗句,乃是女子之作。若得如是之闺秀,可配贤甥矣。未知可有这女子?”王云听说绫帕二字,心中惊奇,遂道:“是帕可在?”郑乾道:“怎么不在,待老夫取来。”起身向书橱内取出,付与王云。王云接来一看,就喜得眉开眼笑,病竟霍然,当时下榻。郑乾见王云看了绫帕,猛然下地,喜道:“贤甥一见此帕即能下床,病也无了,是何缘故?”王云道:“不瞒大人说,此帕原系甥者,是前岁所拾,放在书箱内,不知被何人窃去。闻得就是东君吴文勋令爱所作,今要此帕,是有联姻之意,奈未得其时,又失却此帕,故尔烦恼成病。幸喜大人又拾着,所以喜则忘病。”郑乾闻言,呵呵大笑道:“原来贤甥意中有美,若待吴文勋回朝,老夫必要与贤甥作伐。”王云道:“承大人作伐(原书下缺)”
不说王云在郑府养病,且说梦云闻得王云有恙,已送回郑府,心上甚放不下,慧空自向去后又无音信,心上只管切切思思,未免食减愁眠,竟有些想思的样子。且说王云病好,度过残冬,又到新春,吴璧来请去,仍复教吴珍书。梦云听得王云复至,心上少安,已知王云即是云生,欲叫绣珠打探一个消息,又怕母亲、哥哥知道。绣珠进房来,见小姐面带忧容,这几日茶饭不思,容颜消减,遂问道:“小姐,你终朝纳闷,却是为何?可说与贱婢,倘能分忧,亦未可知。”梦云道:“我家馆中之王生,据慧空言,就是当年的云生。”又将慧空问答之言说了一遍。绣珠闻言道:“怪不得王生去年有病回去,原来是小姐所使。”梦云道:“贱人,怎么是我之使?”绣珠道:“小姐熟通书史,这些小之事就谅不出来?小姐索他绫帕方肯允亲,若此帕在,即忙送来。他延后至今不题者,必然绫帕失落,故此忧闷居病:岂不是小姐所使?如今好而复来,待贱婢去问个消息,就知分晓。”梦云道:“惟恐夫人、公子知道不便。”绣珠道:“小姐放心,贱婢托事而出,随机应变,断不致误事。”梦云不语。
且说王云在馆中,一时想起慧空去岁之言,幸喜绫帕又在,意欲送进去,又无可托之人。小姐前番既有口风,我待便而行也罢。正思想之间,只见绣珠送出吴珍来,想道:“绣珠多时不出来了,今日为何又来?其中必有缘故,待我问他一声,看事如何。”遂道:“姐姐一向不见,今日得暇送公子出来。”绣珠见王云相问,遂道:“家里无人,小姐使我来的。”王云听绣珠的来言,好似双关,又道:“姐姐是小姐房中的么?”绣珠道:“正是。”王云道:“闻说小姐有才,可是真否?”绣珠笑道:“先生所问得奇,我家小姐生于当今之世,才富五车,人人皆晓,非一人所知也。”王云闻言,沈吟不语。绣珠受了小姐之托,正要问王云一个底细,遂道:“先生踌躇不语,若有所言,不妨见教。”王云道:“小生有一事相告,恐关耳目。”绣珠道:“公子年幼,外而无人,但说不妨。”王云道:“小生有心于小姐久矣,谅小姐亦知之。所虑者落泊书生,未敢启齿于夫人之前。然则世间淑女难求,去岁曾托慧空与小姐面叙,不期小姐要索向日的绫帕,此绫帕那时已被人窃去,无得原物还小姐,因此恼感成病。谁知天缘有定,窃去之人又遗落街坊,是家姨夫拾得,仍付与小生,小生才得心安病愈,正虑着无人传进,今得姐姐到此,敢劳带与小姐。”绣珠道:“绫帕既在,可付与妾带去,恐有人来。”王云急忙在书箱内取出付,与绣珠,又作一揖道:“此帕小生重之如珍,今付与姐姐,须要仔细。”绣珠还礼笑道,“先生既爱此帕如珍,在前为何失落?”说罢袅袅而去。
来到梦云房中,向小姐笑嘻嘻不言,梦云道,“你笑甚来?那生可有话说?”绣珠道:“王生别无言语,就说小姐无情。”梦云惊道:“他怎说我无情?”绣珠道:“反复三年,那一刻不思慕小姐?而小姐竟为不知,所以常时感叹。”梦云道:“书生好不情痴!我又素昧平生,未常一面,怎生晓得?好不奇怪!这些闲话也不要题他,绫帕之事可曾说起?”绣珠道:“我前日所料不差,他的绫帕已被人窃去,故感思成病。”梦云叹道:“书书薄幸,一方绫帕也收藏不住!此事只好罢了。”绣珠笑道:“还有缘故。说来也奇,谁知窃帕之人又失落在路上,巧巧遇着他姨夫拾得还他,方得病好,今已付我拿在此。”遂在袖中取出,递与小姐。梦云接过来,喜之不胜。及至看时,惊奇道:“此帕仿佛似我者。”又看上面的诗款,乃是许英娘咏落花之句,观此诗情,倒是个才女,未识英娘是何处女子?自然同王生会过,他既得佳人,为何又来烦絮?”又想道:“或者也是拾的,亦未可料。”绣珠见小姐观帕惊疑,遂道:“小姐为何踌躇?”梦云道:“你看这帕,不是我的,他不知将何人的来搪塞我。”绣珠道:“这定是拿错的,王生岂肯将别人的送与小姐。待贱婢明日再去与他要小姐的原帕。”梦云允诺,就收起此帕。只因绫帕一错,又有分教:时下书生局促,后来信达佳人。正是:
 
今日才联红叶缘,才华同调两周全。
双绫幸汝传消息,故有兰词到案前。
 
毕竟绣珠怎生去与王云索帕,且看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