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七剑十三侠  

 
 
第一回 徐公子轻财好客 黎道人重义传徒
第二回 海鸥子临别显才能 鹤阳楼英雄初出手
第三回 伍天豹大闹宜春院 李文孝鞭打扑天鵰
第四回 赛孟尝怒打小霸王 方国才避难走他方
第五回 徐定标寻访一枝梅 伍天然私下九龙山
第六回 神箭手逆旅逢侠客 铁头陀行刺遇英豪
第七回 一枝梅徐府杀头陀 慕容贞李庄还首级
第八回 徐鸣皋弟兄观打擂 飞云子风鉴识英雄
第九回 雅仙楼鸣皋遇师伯 玄都观严虎摆擂台
第十回 赛孟尝拳打严虎 罗季芳扯倒擂台
第十一回 救义兄反牢劫狱 换犯人李代桃僵
第十二回 铁稜关挑灯大战 救妹丈弃邪归正
第十三回 警奸王剑仙呈绝技 杀土豪义士报冤仇
第十四回 扬州府严拿凶手 轩辕庙锤打夜叉
第十五回 赛元庆误落李家店 杨小舫大闹清风镇
第十六回 除黑店兄弟相逢 明报应三娘再嫁
第十七回 避冤仇四海远游 徐鸣皋一上金山
第十八回 非非设计擒众杰 徐庆神箭射了凡
第十九回 徐义士二次上金山 众英雄一同陷地穴
第二十回 一枝梅金山救兄弟 狄洪道千里请师尊
第二十一回 句曲山侠客遇高人 华阳洞众妖谈邪道
第二十二回 徐鸣皋刀斩七怪 狄洪道路遇妖人
第二十三回 皇甫良杀人医病 狄洪道失陷王能
第二十四回 草上飞踪寻表弟 狄洪道喜遇焦生
第二十五回 草上飞斩符常谭闵 狄洪道擒皇甫医生
第二十六回 云阳生仗义下江南 王守仁惧祸投钱塘
第二十七回 红衣娘单身入地穴 徐鸣皋三次上金山
第二十八回 大雄殿众杰逞威能 地穴门侠女显绝技
第二十九回 云阳生斩非非和尚 赛孟尝破金山禅寺
第三十回 徐鸣皋焚烧淫窟 林兰英父女团圆
第三十一回 太平县弟兄失散 石埭镇故友相逢
第三十二回 石埭山强徒作窟 望山楼义士施威
第三十三回 徐鸣皋力斩五虎将 飞龙岭火炸五雷峰
第三十四回 霓裳仙救鸣皋李武 山中子劫罗德王能
第三十五回 朱宸濠献美人巧计 唐子畏绘十美图容
第三十六回 杨小舫穷途逢义友 周湘帆好侠结金兰
第三十七回 王守仁谏纳美人 包行恭遵师下山
第三十八回 孙寄安为财轻离别 沈醴泉设计抛银钱
第三十九回 睹娇容沈三思恶意 用奸谋苏氏入牢笼
第四十回 老虔婆设金蝉巧计 沈三郎蹈杀身危机
第四十一回 除奸淫夜斩沈三郎 包行恭大闹杏花村
第四十二回 张家堡厮打成相识 英雄馆举鼎遇故人
第四十三回 南昌府群英聚首 兴隆楼兄弟重逢
第四十四回 一枝梅安义山寻友 徐鸣皋元宵节遇妖
第四十五回 安义山主仆重逢 梅村道弟兄齐会
第四十六回 黄三保狐假虎威 徐鸣皋为朋雪耻
第四十七回 众义士大闹勾栏院 徐鸣皋痛打铁教头
第四十八回 军师府铁昂求计 郑元龙走马报信
第四十九回 徐鸣皋智料奸谋 李自然发兵遣将
第五十回 小侠客箭射至刚僧 邺将军力擒三勇士
第五十一回 徐鸣皋一探宁王府 朱宸濠疏劾俞巡抚
第五十二回 王府戒严防刺客 村店谈心遇异人
第五十三回 宁藩府禁军为盗 赵王庄歃血练兵
第五十四回 一枝梅弹打铁教头 三侠士大战邺将军
第五十五回 鹪寄生逼走邺天庆 徐鸣皋相会焦大鹏
第五十六回 备御敌造奇法炮箭 结同盟合佐玉良才
第五十七回 李自然狠心施毒计 邺天庆再打赵王庄
第五十八回 霓裳子独救赵王庄 邺天庆枪挑草上飞
第五十九回 余半仙祭炼招魂法 霓裳子全殿显奇能
第六十回 徐鸣皋二探宁王府 朱宸濠叛逆动刀兵
第六十一回 朱宸濠传檄江南 玄贞子投书海外
第六十二回 傀儡生度脱凡胎 飞云子斩除淫恶
第六十三回 王妈妈谋利亡身 苏月娥贪淫自缢
第六十四回 飞云子名言劝世 玄贞子妙术传徒
第六十五回 焦大鹏独救苏州城 徐鸣皋三探宁王府
第六十六回 傀儡生救万人性命 徐鸣皋遇十世姻缘
第六十七回 徐鸣皋了结宿世缘 余半仙摆设迷魂阵
第六十八回 孙大娘错斗王凤姑 狄洪道打死常德保
第六十九回 十三生大破迷魂阵 众剑客齐会赵王庄
第七十回 约后会玄贞子回山 传圣旨张太监遇盗
第七十一回 张太监落水庆重生 陆松年设筵款良友
第七十二回 陆家湾庄汉说前因 葫芦套英雄诛众寇
第七十三回 宁寿宫垂询往事 武英殿召见英雄
第七十四回 挂帅印杨御史讨贼 拒叛逆毕知府出征
第七十五回 知府尽忠参戎死节 将军建议元帅分兵
第七十六回 郭汝曾议守宁远县 徐鸣皋伏兵土耳墩
第七十七回 投密约射矢遗书 慢军心设计骄敌
第七十八回 徐鸣皋活捉左天成 一枝梅计败吴方杰
第七十九回 西和城慕容行刺 安化县徐庆进兵
第八十回 仇游击暗地说前情 杨元帅督兵攻逆贼
第八十一回 高铭智败杨小舫 刘杰弹打周湘帆
第八十二回 周湘帆中弹昏沉 鹪寄生送药解救
第八十三回 鹪寄生力辞杨元帅 王文龙巧激一枝梅
第八十四回 李智诚献书诈降 杨元帅运筹决胜
第八十五回 一枝梅弹打魏光达 徐鸣皋枪挑王文龙
第八十六回 寘鐇败投兰州城 鸣皋暂领巩昌府
第八十七回 拒王师周昂设毒计 审奸细元帅探军惰
第八十八回 杨元帅误困兰州 徐指挥踏翻贼寨
第八十九回 上密书元帅得消息 托疾病游击设奇谋
第九十回 轻骑飞来叛王受缚 诸城克复元帅班师
第九十一回 平逆藩论功受赏 避近幸决计归田
第九十二回 杨丞相上表乞休 王御史奉旨招讨
第九十三回 料敌情一番议论 剿贼寨五路进兵
第九十四回 询土人将军思破贼 献野味猎户暗行刁
第九十五回 假奉承强盗入牢笼 真顺从村民献密计
第九十六回 改装衣服将士潜行 巧语花言强人受骗
第九十七回 探路径密记情形 发号令进攻山寨
第九十八回 徐鸣皋火烧浰头寨 卧山虎被困枣木林
第九十九回 枣木林卧山虎丧身 大瘐营徐鸣皋报捷
第一百回 咨诹野老元帅尊贤 试探贼情将军诱敌
第一百一回 运筹帷幄三次骄兵 决胜疆场一番出令
第一百二回 徐鸣皋奉令助三军 池大鬓枵腹敌二将
第一百三回 徐鸣皋力新二寇 任大海独战三人
第一百四回 徐将军义勇兼施 王元帅恩威并用
第一百五回 卜大武矢志投诚 王远谋现身说法
第一百六回 献妙计卜大武陈词 去诈降谢志山受骗
第一百七回 一枝梅盗箭斩冯云 赛花荣暗器伤徐寿
第一百八回 一枝梅得箭还箭 玄贞子知灾救灾
第一百九回 一枝梅再盗弩箭 卜大武初下说词
第一百十回 奔邪归正独力锄强 阳助阴违双刀杀贼
第一百十一回 驰奏章元帅报捷 论战绩武宗加封
第一百十二回 击杀命宫宸濠造反 奉旨征讨守仁督师
第一百十三回 徐鸣皋分兵驰救 邺天庆督队进攻
第一百十四回 一枝梅独奋神勇 邺天庆误听人言
第一百十五回 设妙策令派官兵 因劫寨火焚贼众
第一百十六回 牵羊担酒太守犒师 折将损兵逆贼请罪
第一百十七回 分雄师急救南康城 刺降贼夜入按察署
第一百十八回 劝儿夫妻妾进良言 杀从贼英雄留首级
第一百十九回 见首级骇倒奸王 发弹子打伤贼将
第一百二十回 抉异端余七保逆贼 仗邪术非幻败王师
第一百二十一回 刘养正议围安庆 王守仁再打南昌
第一百二十二回 擅绝技一箭射降贼 杖邪术二次败官军
第一百二十三回 解药施丹救全军士 反风灭火败走妖人
第一百二十四回 非幻妖召神劫大寨 傀儡生遗法代官兵
第一百二十五回 丁人虎面禀细根由 王守仁预设反间计
第一百二十六回 王元帅移檄召诸侯 众官军黑夜劫贼寨
第一百二十七回 众英雄大破非幻寨 一枝梅夜入南昌城
第一百二十八回 遗书反间布散谣言 度势陈词力排众议
第一百二十九回 刘养正议取全陵城 一枝梅力打南昌府
第一百三十回 一枝梅诱敌国贼兵 邺天庆守城战官将
第一百三十一回 马耳山英雄齐却敌 南昌府赋将再兴兵
第一百三十二回 用火攻官军大败 摆恶阵妖道逞能
第一百三十三回 徐鸣皋探阵陷阵 海鸥子知情说情
第一百三十四回 海鸥子演说非幻阵 狄洪道借宿独家村
第一百三十五回 狄洪道除害斩山魈 白乐山殷情留勇士
第一百三十六回 独家村赠金辞金 飞霞楼遇旧叙旧
第一百三十七回 赶路程二义士御风 具杯酒两盟嫂设馔
第一百三十八回 焦大鹏初见王元帅 玄贞子遣盗招凉珠
第一百三十九回 焦大鹏设计盗宝 一枝梅奋勇杀官
第一百四十回 自然建议请鸿儒 余七回山延师父
第一百四十一回 徐鸿儒下山奉伪诏 河海生盗扇得真情
第一百四十二回 同类相仇恨如切齿 终身谁托刻不忘心
第一百四十三回 一尘子劝秀英归诚 徐鸿儒约守仁开战
第一百四十四回 比剑术玄贞子对敌 助破阵傀儡生重来
第一百四十五回 余秀英敬献光明镜 王元帅允从美满缘
第一百四十六回 徐鸣皋救出亡门阵 众守军昏倒落魂亭
第一百四十七回 余秀英嘘寒送暖 徐鸣皋倚玉偎香
第一百四十八回 知恋新思秀英盗扇 不忘旧德鸣皋遗书
第一百四十九回 王元帅国书约内应 御风生见面说前因
第一百五十回 伍天熊率眷来归 玄贞子登坛发令
第一百五十一回 十三生大破非非阵 众剑客齐攻逆贼营
第一百五十二回 闻内变妖道惊心 遇仇人鸿儒切齿
第一百五十三回 焦大鹏独救余秀英 王凤姑力斩非幻道
第一百五十四回 玄贞子飞剑斩妖人 王守仁分兵取二郡
第一百五十五回 朱宸濠议救二郡 徐鸣皋智败三军
第一百五十六回 攻大寨贼将丧师 献计谋元帅诈病
第一百五十七回 徐庆夜夺广顺门 自然遁出南昌府
第一百五十八回 众官兵巧获宜春王 余秀英智赚王元帅
第一百五十九回 徐鸣皋奉书遵大令 余秀英暗地说私情
第一百六十回 逞绝技女将破离宫 听良言从贼甘投地
第一百六十一回 徐鸣皋抄检宁王宫 朱宸濠逼走盘螺谷
第一百六十二回 朱宸濠退保樵舍 雷大春进攻九江
第一百六十三回 明武宗御驾亲征 朱宸濠暗遣刺客
第一百六十四回 巧立水军联舟作阵 议破战舰用火为工
第一百六十五回 师成然罴大队南征 性本豺狼中宵行刺
第一百六十六回 焦大鹏行宫救圣驾 明武宗便殿审强徒
第一百六十七回 明式宗移跸驻荆州 孙知府奉命审刺客
第一百六十八回 用骗供刺客承招 上表章知府覆命
第一百六十九回 伍定谋遗书约战 一枝梅奉调进兵
第一百七十回 鄱阳湖轻舟试练 潜谷口黑夜烧粮
第一百七十一回 用奇谋官军纵火 施奋勇贼将亡身
第一百七十二回 觐天颜元帅辞功 奏这状娄妃引罪
第一百七十三回 朱宸濠夜遁小安山 洪广武安居德兴县
第一百七十四回 雷大春诚心投表弟 洪广武设计绊奸王
第一百七十五回 用反言喁喁试妾妇 明大义侃侃责夫君
第一百七十六回 殷勤款待假意留宾 激烈陈辞真心劝主
第一百七十七回 投机密义仆奔驰 入网罗奸王就擒
第一百七十八回 朱宸淳割舌敲牙 明武宗散财发粟
第一百七十九回 明武宗西山看剑术 众英雄黑店灭强人
第一百八十回 大奸已殛御驾班师 丑虏悉平功臣受赏
 
 
第三十三回 徐鸣皋力斩五虎将 飞龙岭火炸五雷峰
发布时间:2006/12/11   被阅览数:1822 次
(文字 〖 〗)
 
 
却说这石埭山里有个峻岭,叫做飞龙岭,就是强人的巢穴。周围都是坚垒,共有四十二个墩煌。里边宛子城、忠义堂,竖起“替天行道”的大黄旗,尽学梁山泊宋江的行为故事。为首的叫做飞天虎马天宝。他的大父从过朱亮祖,学得嚚龙检法,世代传流。至马天宝,把这条镔铁嚚枪使得出神入化,强爹胜祖,有万夫不当之勇。第二个叫做斑斓虎马天寿,是天宝胞弟,使一把扑刀,虽不及乃兄,也是一员上将,便是在望山楼杀死的橘皮脸汉子。第三个最是利害,力大无穷,姓张名大力,手拿四齿虎头钩,好似海船上的大铁锚相仿,使发了,凭你千军万马,他只管冲出冲进。只是一件:但有蛮力,毫无智谋。生得黑脸身长,呆头呆脑,人都叫他疯魔虎,好比老虎发了疯,无人制得他的意思。那第四个叫白额虎卜英,因他生过白癜风的症候,恰巧额角上一大圈皮肉雪霜也似白的,故有这个混名,善用金背大斫刀。这四个头领,拥着七八千喽兵,数十个头目,在石埭山飞龙岭招兵买马,打家劫舍。他们结义兄弟共有五人,那一个就是望山楼的掌柜,名叫两脚虎朱锦春。在石埭镇开设酒馆,为山寨中耳目,探听一切事务,亦便山寨中憩息之所。
 
这五个歹人,都是宁藩府中李军师密访收罗,命他们在石埭山中暗伏军马,以便将来举事。所以这般胆大妄为,大弄大做起来。也是正德皇帝福大,宸濠不能成事,恰巧遇着这个太岁,一朝斩尽灭绝,岂非天数。
 
当时两脚虎朱锦春,同了几个败残喽兵、小头目等,逃回飞龙岭来,正值三位兄长在忠义堂饮酒用夜膳,慌忙上前告知前事。小头目也把山神庙中拿住俞奸官羽党一名,名叫李武,身旁有银牌为证,后来便接着朱锦春的话头。那飞天虎马天宝听了,勃然大怒,料想劫李武之人便是徐鹤。锦春道:“我也这般疑心。看他面貌,正与画图仿佛,口音又像扬州,谅来正是此人。”张大力站起身来,道:“我们快去与二哥报仇!”马天宝咬牙切齿,白额虎卜英摩拳擦掌。那马天宝便叫:“孩子们只拣精壮奋勇,点一千人马随行。其余命各头目各守疆界,镇守寨栅。如有奸细到来,坚守体出,只把乱箭射去。”吩咐已毕,各人带家伙上马,引着一千马队,飞也似赶来。出了山寨,马天宝传令,叫张大力同了卜英从西山路抄去,自己同了朱锦春却从东山路而来,两面夹攻,各分五百人马。吩咐众喽兵一路小心,恐他漏网。火把亮子,照耀如同白昼,好似飞雷掣电的驰来。
 
徐鸣皋在望山楼,听得远远人马之声,向楼窗内一望,只见左右如二条火龙,在东西两市梢挤将过来。便叫:“贤侄,你只眼定了我,与他们混战,不可捉对儿厮杀。”李武应声:“晓得。”鸣皋把灯火吹灭,二人扯刀在手。暗伏楼窗里面。
 
不多时,那西边的人马先到。为首一条好汉,坐在马上,手举四齿虎头钩,面如锅底,身穿黑甲,好似一座冲天炉一般。来到楼下,大叫:“孩子们,上楼搜检!”那喽兵跳下马来,争先上楼。鸣皋想:“这黑厮手中的家伙,约来二百多斤,料想此人力大无穷,若不先除他,倒难措手。”想定注意,从楼窗内望那黑厮马后,烁的跳将下来。脚尖尚未着地,手起一刀,把张大力连肩夹背所为两段。众唆兵大叫:“三大王被伤!”卜英在后看得分明,挥动大刀来战鸣皋。李武也从楼窗窜到街心,众喽兵并力上前。只是街道不宽,怎的一齐动手,不过虚张声势。
 
正在交手,东边人马也到。马天宝听得张大力身亡,好似火上烧油,怒气填满胸膛。把马一拎,直冲上来,举起嚚龙枪,向鸣皋胸心便刺。鸣皋起刀招架,觉得十分沉重,暗想这个又是劲敌。那两脚虎也到,五人在望山楼前一场恶战,只杀得天昏地暗,星月无光。直杀到四更天气,个个汗流脊背,尚无胜败。只是李武渐渐的支持不来。鸣皋见他刀法渐乱,心中想道:“若不先伤一个,断难取胜。”便向身近摸出一件法宝。看官,你道徐鸣皋有甚法宝?他生平正大光明,暗器都从来不用,有什么法宝?今日事逢尴尬,想出一个计较。杀到其间,那马天宝一枪刺来,鸣皋将身向杨树后一闪,便把方才方国才送的那锭银子拿在手中,照准马天宝劈面打来。马天宝一枪刺了个空,几乎搠牢在杨树之上,慢得一慢,那锭银子扑的正中面门,打得眼前黑暗,疼痛难当。正要兜转马头,徐鸣皋的手段何等快捷,跳起来一刀已到,前心通了后背,尸端倒下马来。李武见鸣皋得手,气力倍加。
 
卜英与朱锦春见大哥身亡,心慌意乱,欲想逃遁,却被自己马军阻住。只得喊声:“孩子们,捎开队伍!”鸣皋听得,知他要逃走,那里还肯放你?奋起神威,大叫一声,把朱锦春斫去一腿。那两脚虎变了独脚虎,坐不稳鞍韁,撞下马来。被鸣皋一脚踹在胸前,实因力气太猛,人字骨踹得粉碎,把心肺都踏了出来,口中鲜血直喷,死于地下。卜英吃了一惊,架开李武单刀,把马一拎,向对河窜去。那知这溪河甚阔,马已战乏,那里跳得过去?只听得扑通一声,连人带马跌入溪河。鸣皋恐他赴水脱逃,抢过嚚龙枪来,等卜英冒将起来,照准脑袋丢去,好似捉鱼人的鱼叉射鱼,恰巧贯在胸前,鲜血冒出水面,泛起红来。众头目喽兵见寨主尽伤,谁敢抵敌?逃的逃了,有逃不及的,下马跪倒在地,叩头乞命。鸣皋喝教:“要性命的,丢去刀枪,下马俯伏,方饶你等性命!”即问:“山寨中还有多少强人?”喽兵道:“不瞒好汉说,寨主都死尽的了,山寨里只有六七千喽兵罢了。”鸣皋吩咐引导,与李武骑了马天宝、张大力的两匹好马,一路来到飞龙岭,天色已经明亮。
 
那喽兵招呼守寨之人:“快些开了寨门!大王们尽皆伤了,如今投戈解甲者免死!”那守寨的头目听得自己人喊叫大王已死,正是蛇无头而不行,乱纷纷传遍合寨。喽兵投戈卸甲,大开寨门,跪在两旁,口称:“愿听新大王号令。”鸣皋乘马进寨,来到忠义堂上,坐在居中;李武按刀站立旁边,吩咐传合寨喽兵头目,不多时纷纷跪在堂下。鸣皋吩咐把库内金银粮食,尽行照册拿将出来。先把粮米装在马匹之上,上插一面旗儿,写着“赈济贫民”四字,限今日完备,作速驱下山岗,由马自走而去。把银两分派各喽兵,好生各自回去,改行换业,做个良民百姓,若再犯前愆,尽杀不赦。众喽兵欢天喜地,诺诺连声。自己也取了些金珠,与李武备带了路费。一面吩咐取肴馔过来充饥。那合寨喽兵忙个不了,纷纷动手,至日落西山,诸事定当。这马匹共有二千余骑,各驮粮米,运出山来,自有村民取去。方国才那里,也叫李武寻去,送些金银与他,并传言山寨剿平,粮马叫百姓取了。我一言丢过。
 
这里鸣皋见诸事定妥,吩咐山寨里放起火来。霎时间红了半天,岭前岭后,一齐烧着。那知惹出了一件祸事。寨中喽兵,陆续打发上山,只存一百余个小头目,替鸣皋纵火。从寨前烧起,一直退到后边,却是一片平阳。纵横二里之地,前接山寨,后靠峭壁,四围无路可通,只有左边一个高峰,可以盘到山前。鸣皋见寨中尽皆烧着,时过三更,露水甚浓,便同李武并百余小头目,到前边峭壁之下林子里站着。暗想:“好片操场,那怕一万八千人马在内操演,外面毫无知觉,好似天生就与强盗用的。”正在观看,忽听山崩海啸、震天动地的一声响亮,只见左边的那个高峰,骤然炸裂。众人吃了一惊。要知霓裳子到来救他们性命,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