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比目鱼  

 
  第一回 谭楚玉远游吴越 刘藐姑屈志梨园
第二回 倾城貌风前露秀 概世才戏场安身
第三回 定姻缘曲词传简 改正生戏房调情
第四回 一乡人共尊万贯 用千金强图藐姑
第五回 刘绛仙将身代女 钱二衙巧说情人
第六回 赖婚姻堂前巧辩 受财礼誓不回心
第七回 借戏文台前辱骂 守节义夫妇偕亡
第八回 钱万贯为色被打 县三衙巧讯得赃
第九回 东洋海宴公显圣 水晶宫夫妇回生
第十回 山大王被火兵败 慕兵备挂印归田
第十—回 慕渔翁主仆聚乐 刘藐姑夫妻回生
第十二回 贺婚姻四友劝酒 谐琴瑟二次合卺
第十三回 谭楚玉衣锦还乡 刘绛仙船头认女
第十四回 谭楚玉斩寇立功 莫渔翁山村获罪
第十五回 真兵备面骂楚五 假兵备遗害慕公
第十六回 谭官人报恩雪耻 慕介容招隐埋名
 
 
第一回 谭楚玉远游吴越 刘藐姑屈志梨园
发布时间:2006/11/24   被阅览数:1942 次
(文字 〖 〗)
 
 
诗曰:
无辜年来操不律,古今到处搜奇迹。
戏在戏中寻不出,教人枉费探求力。
 
这四句诗,只为人生在世,最大者莫过于人伦,最重者莫过于夫妇。男婚女配,是人间一件大事。佳人才子偏于其中,做出多少奇文,许多异事。
且说本传中一人,家住襄阳,姓谭,名士珩,字楚玉。万有在脑,一贫彻骨。虽叨世胄,耻说华宗,尽有高亲,羞为仰俯。褪褓识过人,曾噪神童之誉,髫龄游泮水,便腾国瑞之名。夙慧未忘,读异书如逢故物,天才独擅操弱管,似运神机。不幸早丧二亲,终鲜兄弟。只因世态炎凉,那些故乡的亲友,见他一贫如洗,未免罢肉眼相看,不能知重,故此离了故土,邀游四方。学太史公读书之法,借名山大川,做良师益友,使笔底无局促之形,胸中有活泼之气,一向担簦负笈,往来吴越之间,替坊间选些诗艺,又带便卖些诗文。那些润笔之资,也可糊口。只是年已弱冠,还不曾聘家室,未免伶仃孤寂,尽有那不解的事。只说他手内空乏,不能婚娶,那里知道才人的妻子,不是有了钱钞,就容易娶得来的。正合着古语两句:若非两间之尤物,怎配一代之奇人。这段姻缘好难遇。
谭生一日想道:“我今来到三衢地方,闻得这边女旦极多,演的都是戏台。今早有几个朋友,约我一同去看。我有些笔债未完,叫他先去。如今文字完了,不免去走一遭。”及至谭生走到中途,那些看戏的人都回来了。谭生道:“也罢,我且立在路旁,待他们过去,我自有道理。”话犹来了,只见那些人,也有老的,也有少的;也有秃的,也有瞎的;也有俗人,也有和尚。正行之间,有一妇人高声叫云:“谁人拾了我的鞋去了?若拿出来便罢,若不拿出来,我就叫他背了我家去。”叫罢,众人都不理,惟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一个和尚,微微的冷笑。旁人说:“一定是你这个秃驴拾去了。”和尚不肯拿出,众人上去一搜,果然藏在和尚袖里。众人说:“给我一齐动手!”和尚说:“不要如此,我所以藏这支鞋的缘故,我实有用他处。”众人说:“你用他做甚?”和尚说:“别无用处,待我面壁九年之后,将来挂在杖上,做一双履西归。”众人大笑之间,和尚一溜而去。
又见女旦前行,背后那些没皮的人,挨肩擦背,眼邪脚歪,就像推车的一般。谭生云:“这些男子妇人,好没要紧。那戏有甚么好处,就这等的挨挨挤挤,弄出这许多的丑态来!”正说之间,见那约他的两个朋友,也在其中。遂是前问说:“这戏有甚么也处呢?”二人答云:“这戏名为舞霓班,一班之中个个都好。最难得的又有那个女旦,叫做刘绛仙。那声容不必说了,我若说出她的容貌,兄就是老道学,恐亦难于不动心了。有几句现成的批语,你且听我道来:施粉则太白,施朱则太红,加之一寸则太高,损之一寸则太短。”谭生云:“恐怕将誉过实。”二人说:“兄若不信,迟一两日,还有台戏要演,亲来观看就是了。”谭生云:“如此嫩妙。”遂口唱数语云:
 
国色从来不易逢,休将花眼辨花容。
饶伊此际施高论,眼到花前自解庸。
 
话说刘绛仙丈夫,名唤刘文卿,也在班中做戏。自从得了绛仙,遂挣起一分大家私。如今世上做女旦的极多,都不能够致富,为甚的独他一个偏会挣钱?只出他的姿色原好,又亏二郎神保佑。走上台去,就像仙女临凡一般,另是一种体态。又兼他的记性极高,当初学戏的时节,把生旦的脚本都念熟了。一到登场,不拘做甚么脚色,要他妆男就做生,要他妆女就做旦,做米的戏又与别人不同。老实的看了,也要风流起来,悭吝的遇了,也要撒漫起来。况且拣那极肯破钞的人相与几个,到那庄事上,其风流更不必说了。所以多则分她半股家私,少则也得他数年的积蓄。不上十年,挣起许多家产,也够得发了。谁想生个女儿出来,名叫藐姑,年方一十四岁。她的容颜记性,又在他母亲之上。止教他读书,还个曾学戏。那些文词翰墨之事,早已件件精通,将来做起戏来,还不知怎么样得利。
绛仙一日无事,将他唤出,不过是要传授他挣钱的秘诀,动人的方法。绛仙说:“我儿,你今年十四岁,也不小了。你爹爹要另合新班,同你一齐学戏,那些歌容舞态,不愁你演习不来。只是做女旦的人,另有个挣钱的法子,不在戏文里面,须要自小学会方好。”藐姑说:“母亲,做妇人的只该学些女工针指,也尽可度日,这演戏不是女人的本事。孩儿个愿学他。就要孩儿学戏,也只好在戏文里面,趁些本分钱财罢了。若要我丧了廉耻,坏了名节,去做别样的事,那是断断个能的。”
绛仙说:“做爹娘的,要在你身上挣起一分大家私,你倒这等迂拙起来。我们这样妇人,顾甚么名节,惜甚么廉耻,只要把主意拿定了,与男子相交的时节,只当也是做戏一般。他便认真,我只当假,把云雨缪绸之事,看得淡些。一则身子不受亏,二则这就是守节了,何须恁般拘执呢!古语说的好:烟花门第怎容拘泥,拚着些假意虚情,去换他真财实惠。把凤衾鸳被,都认做戏场余地。我做娘的,也不叫你十分滥交,逢人就接,遇人就睡。有三句秘诀,传授与你。你若肯依计而行,还你名实兼收,贤愚共赏,一生受用不尽。听我道来:叫做许看不许吃。许名不许实,许谋不许得。”藐姑说:“怎么叫做许看不许吃呢?”绛仙云:“做戏的时节,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人看到,就是不做戏的时节,也一般与人玩耍,一般与人调情。只有这香喷喷的一盘美包子,不许他到口。这就叫做许看不许吃。”藐姑道:“那许名不许实?”绛仙道:“若有富贵大贾、公子王孙,要与找做实事的,我口便许他,只是你故延捱,不使到手。这叫做许名不许实。”藐姑道:“那许谋不许得呢?”绛仙道:“若遇那些痴心子弟,与我们处厚了,要出大块银子,买我从良,我便极口应允,使他终日图谋,不惜纳交之费。到了后日,只当做场春梦,决不肯言把身子嫁他,这叫做许谋不许得,”藐姑云:“既舍不得身子,为甚么不直言回他,定要做这许多圈套呢?”绛仙道:“我儿,你不知道,但凡男子相与归人,那种真情实意,不在粘皮靠肉之后,却在眉来眼去之时,就像馋人遇着酒肉,只可使他闻香,不可使他到口。若一到口,他的心事就完了,那有这种垂涎咽唾的光景,来得热闹!”
他二人正说之间,刘文卿来到门内说:“合的小班,今已十有八九,要起个班名才好。我儿,你是极聪明的,想出两个字来。”藐姑说:“既是小班,取个方盛未艾的意思,叫做‘玉笋’班罢。”文卿说:“两字甚好,只是班中尚少一个脚色。待我写个招帖,贴在门首,自然有人来做。”上写云:“本家新合玉笋班,名色俱备,只少净脚一名。愿入班者,速来赐教。”藐姑说:“既要孩儿学戏,孩儿不敢不依。只是一件,但凡忠孝节义,有关各教的戏文,孩儿便学。那些淫词艳曲,做来要坏廉耻,丧名节的,孩儿断不学他。”文卿说:“这是容易的。”藐姑口虽不言,心内暗想云:“那个做正生的,不知是怎生一个人物?倘是俊俏的,也就是我的福了。”遂作诗一首。诗曰:
 
玉笋佳名确不易,小班更比大班奇。
饶伊擅尽当场巧,究竟厉非妇所宜。
 
要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